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新闻 > 热点直击 正文
牛行车站:南昌最早的火车站
http://www.jxnews.com.cn 2003-07-14 06:36
【字体:    】 【进入论坛】 

在南昌的红谷滩新区内有一个火车站直通九江,它从1916年5月竣工后沿用至今。就是这样一个火车站,在经历了近一个世纪的沧桑巨变,即将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的时候,记者采访了有关学者和当地健在的一些老人,知道了有关这个火车站的历史故事。

江西籍京官上奏修建铁路

1904年及位的江西籍京官陈三立、李盛铎等人,联合江西籍京官110人上奏,申请江西本省自行修筑铁路。这就是在全国铁路建筑史上有着重重一笔的南浔铁路。南浔铁路起自南昌赣江北岸牛行,终点在长江南岸九江,全长128公里。

拥有国内最早股票“南浔铁路”股票的江西古籍书店王令策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拿出其父王咨臣手抄的《创办江西铁路资料汇编》告诉记者,江西南浔铁路的修建与陈三立、李盛铎等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说,陈三立,字伯严,江西修水县人。晚清维新派名臣陈宝箴长子,与谭嗣同、徐仁铸和陶菊存并称“维新四公子”,也是近代同光体诗派重要代表人物。陈三立年少博学,洒脱而不受世俗礼法约束。1903年初,陈三立与李盛铎、李有分等人共同创办铁路公司,筹建江西第一条铁路南浔铁路。虽经清廷允准,但江西府库“异常支绌”,根本没有能力自行承建。

当年江西自力筹办全省铁路,成立南浔铁路总公司,陈三立则先后任协理、总理、名誉总理等职。1906年,由于资金问题,不得不向商人借款,向社会发行股票,筹集资金修建铁路。日本则乘机认股银100万两,几乎达到南浔铁路总投资的三分之一,夺取了铁路的利益。

1907年,南浔铁路总公司改为商办南浔铁路有限公司,南浔铁路亦随之开工。线路起自南昌赣江北岸牛行,在鄱阳湖与九岭山余脉之间北行,到永修越修水,从幕阜山余脉庐山西侧到达终点长江南岸九江。这条长128公里的南浔铁路自1907年1月开工后,曾几度停工,直到1916年5月才竣工。期间在1912年改为官商合办,南京政府时期收为国有。南昌的牛行车站亦随之建成,成为南昌的首座火车站,改变了以往接官接府章江门的习俗,成为南昌对外交通的窗口。

几万八一起义大军在这里下的火车

6月4日下午,记者来到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寻找牛行车站的踪迹。在八一大桥的北引桥下,经一位纳凉老者的指点,记者寻找到牛行车站(现南昌昌北老货场)。几条铁轨依旧铺设在枕木上,几位工人正在从站台边的几节货车上往下卸货物。一位坐在站台上的老者告诉记者,这里就是牛行车站。他只知道这个车站和铁路很早就有了,至于谁、在什么时候修建的就不清楚。他让记者到离站台不远的居民区去询问,因为那里住着几代都在铁路边生活的市民。

在牛行车站旁一幢即将拆除的建筑物前,戴着草帽和墨镜的裘金保老人告诉记者,他今年已经88岁了,在他小时候,就看见过八一起义的几万大军从牛行车站下火车,在现在的红谷滩新区市政府的位置渡船过赣江,进入南昌城。

裘金保说,他是安义县人,小时候常常到牛行车站附近的亲戚家串门。那时的牛行车站可不像现在这样,但是铁路还是没有很大变化。1927年7月底,他看见从牛行车站的列车上走下来许多穿军服、拿步枪的士兵。由于当年还没有修建八一大桥,所以这些士兵们下火车后,都是列队步行到赣江边坐渡船过江。他现在还依稀记得渡江的位置是在万寿宫附近。几天后,他就听家中大人们说,南昌打仗了,要他们这些小孩子不要乱跑。后来才知道从牛行车站下来的这些士兵是参加南昌八一起义的部队。

在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内,记者证实了裘金保的这段回忆。据该馆讲解员介绍,1927年,参加起义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第11军第24、第10师,第20军全部,第4军第25师第73、第75团以及朱德为团长的第五方面军第3军军官教育团一部和南昌市公安局保安队一部,足有几万人。其中第11和第20军分别在叶挺、贺龙的指挥下,陆续由九江、涂家埠(今永修)等地向南昌集中,他们乘坐的就是南浔铁路的列车,下车的位置就在牛行车站。

蒋介石在牛行车站设立过指挥部

江西省政协涂苏中先生对牛行车站了解颇深,他告诉记者,牛行车站不仅是南昌最早的火车站,同时,它也是南昌早年的北大门,北伐战争时蒋介石就曾在牛行车站设立总司令部。

涂苏中告诉记者,1926年,北伐军包围南昌城,蒋介石在牛行车站设立总司令部。当时,在牛行车站附近有一小庙,香火颇盛,附近人在此庙抽的签极灵。蒋总司令为了满足心理上的干渴,便与白崇禧一块到小庙去抽签。

据记载,那是一个傍晚,蒋介石和白崇禧走进林木飒飒的神庙。他们上了大殿台阶进入大殿。蒋介石也不言语,走向香案,从签筒中抽出支签。蒋介石低头一看,签上是一首唐代刘禹锡的七绝诗《石头城》:“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蒋介石不解其意。住持接过蒋介石递来的签后,抬头问之是否问战争之事?住持接着说,此诗乃指明战争,第一句“山围故国周遭在”,正如北伐军包围了南昌;第二句“潮打空城寂寞回”乃北伐军背靠鄱阳湖和长江,正是敌军定当逃遁;第三句“淮水东边旧时月”,是指敌军并不甘心失败,仍要挣扎;所以,第四句“夜深还过女墙来”,是指在半夜有灾,要防止切断后路。蒋介石听后,颇觉有理,回到牛行车站的总司令部后,就让白崇禧调来两个团在总司令部附近宿营戒备。

也不知是主持真能未卜先知,还是他早知南昌城内的敌军要偷袭。当天晚上,也就是在蒋介石将一切布置停当之后,半夜12点钟,困守南昌的敌军孙传芳派了两个半团,从地下隧道爬出南昌城,偷袭牛行车站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对这一切早有准备的蒋介石的两支卫队,经过激烈苦战,顶住了来犯的敌军。接着,两个增援团包围上来,敌军被打死千余人。

涂苏中说,虽然蒋介石事先有部署,战斗也是极其激烈,蒋介石卫士中也有不少伤亡。如果当年没有小庙住持一番话,不作事先准备,整个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就可能覆灭了。之后,蒋介石还专门派人开车到牛行车站附近的小庙送了一笔巨款,用以修缮庙宇。

日本留下的侵华罪证

在记者采访牛行车站附近的居民时,多位老者向记者提起了在火车站旁边日本侵略南昌时修建的碉堡。记者顺铁路而寻,在牛行车站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发现一个高出平地半米的碉堡,红漆写就的“重点文物、重点保护”等字依稀可见,碉堡的边缘已被敲碎,混凝土和鹅卵石裸露在外。这个碉堡直径近3米,除一个小门进出外,其他几个方位各有一个一尺见方的枪眼,碉堡内污秽不堪,入口处已结满了蜘蛛网。

据一位陈姓老者告诉记者,当年修建碉堡,是日本兵强押着附近的村民所为。那时他还小,他的父亲就被日本兵用枪押到牛行车站建碉堡,他记得日本兵对修建碉堡的村民不打则骂,出工的村民根本就没有饭吃,他父亲每天都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才扒上几口饭,又被日本兵押到修建碉堡的工地。

这位陈姓老者在说到日本侵略者的残暴时称,他小时候就听家里人说过,日本兵将中国人绑在竹竿上撕裂的兽行。他说,在日本兵进入南昌后,这些侵略者也常常遭受抗日队伍的反抗,气急败坏的日本兵在抓到俘虏后,除了枪杀外,还用“楠竹分尸”的虐杀手段对待俘虏。他们将两根直径20厘米粗的竹子压弯在地上,把俘虏的两腿分别绑在上面,而后任竹子猛然弹起,在弹起的一瞬间,俘虏的身体就会被活生生地撕成两片,其状惨不忍睹。

牛行车站是去是留

建于1916年,全线长135公里的南浔铁路,建国前,车站设备简陋,线路质量差,行车速度慢,只能达到每小时25至30公里。客货车辆均为小型运载工具。建国后,南浔铁路逐步进行了改造和设备整修,与浙赣线接轨,并入了全国铁路网。行车速度也提高到每小时60至80公里。

涂苏中先生告诉记者,南浔铁路和牛行车站在经历了近一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后,随着城市的发展变迁,即将在南昌消失。他认为,南昌的近百年历史都与牛行车站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不管从它是南昌的第一个火车站的角度,还是从它的革命遗迹角度来看,都很值得将牛行车站保存下来。让后来人了解江西的铁路史,认识牛行车站与现代革命历史不可分的关系。(文/图汪钱萍记者徐彬)

 
发表评论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