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江西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新闻网 > 江西社会 正文
9岁男童被后母砍3刀 遭家暴4年因“家事”无人制止[图]
进贤一女子虐待继子被抓 相关部门面对儿童家暴相互推诿 儿童家暴案呼唤法律突破
2013-06-17 07:14  
来源:
大江网-新法制报
字体:   | 大江论坛 | 查看评论
新闻热线:0791-86849275
爆料投诉请进入江西微博 民声热线

  核心提示

  在进贤县池溪乡万家自然村,年仅9岁的小俊(化名)站在自家的砖瓦房前,摸着头上的三道刀疤,两眼无神。这些伤疤是8个月前,继母但农花用菜刀砍伤留下的。之后,继母逃离了村子。

  5月底,但农花突然又回来了,整个村庄顿时陷入了不安。

  据了解,对于继母的打骂,小俊忍受了将近4年,而此事在当地人尽皆知,但大家都认为这是“家事”。

  记者调查后发现,面对儿童遭遇家暴各部门均表示无能为力。此前,国内专家已大声疾呼,儿童权益保护法律不健全,亟须完善。

虽然过去了大半年,但孩子头顶的伤疤依旧清晰可见

  9岁男童熟睡中头中三刀

  6月3日,进贤县池溪乡万家自然村一改往日的宁静,村民们聚集在一起,谈论着一个孩子的命运。

  在一片树丛背后,有几栋破旧不堪的砖瓦平房,一个面带羞涩的孩子正怯生生地站在屋子门口,他就是大家谈论的对象——年仅9岁的小俊。他的头上有三道很显眼的伤疤,最长的一道竟有8厘米长!

  这些伤疤是小俊的继母但农花用菜刀砍伤后留下的。

  同小俊一起被砍伤的还有他的父亲万飞,回忆起那个惊魂之夜,万飞仍有些害怕。

  “去年10月20日晚上10点左右,我和小俊都睡了,突然头上一阵刺痛,惊醒后爬起来一看,但农花手上拿着一把菜刀站在床前。”万飞说,但农花一共砍了他两刀,他想把刀抢回来,可但农花又转头去砍熟睡的小俊。等万飞回过神来,小俊的头上已经被砍了三刀。

  砍完小俊之后,但农花扔下菜刀就跑了。

  万飞和小俊踉踉跄跄地出门呼救,很快,村民们拨打了120,父子两人迅速被送往当地医院抢救。此后,但农花消失了,连警察也难觅其踪。

  但农花和这对父子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小俊是万飞和前妻的儿子,但农花则是万飞在2009年打工时认识的。

  万飞说,平时他和但农花只是在家庭琐事上有些口角,总的来说还算恩爱。

  今年5月底,但农花突然又回来了,村民们都很恐慌。万飞找来了民警,但农花随后被带走。

  “孩子天天告状”继母举刀“报仇”

  记者在进贤县看守所里见到了但农花,她说自己之所以伤人,是因为万飞打了她一巴掌。

  据但农花说,事发当天,她因为没有及时洗衣服、洗碗,下班回来的万飞看着很生气,就随手打了她一巴掌,并且万飞以前也经常打她。“当天晚上我犹豫了很久,菜刀放下了三次,但是再不下手万飞就要醒了,我就狠了狠心,想报仇。”但农花说起这事,显得很激动。

  那为何要对小俊痛下狠手?

  但农花解释说:“这孩子天天在万飞面前告我的状,说我的不好,挑拨我和万飞的关系。”

  在她看来,小俊是万飞打她的“罪魁祸首”。

  对此,进贤县池溪派出所民警张杰道出了真相。“这个孩子不是但农花亲生的,她对小俊不好,经常虐待孩子。”这一说法,新法制报记者从其他村民口中得到了证实。据村民们介绍:“小俊挨了打就和万飞说,万飞又去打但农花,之后但农花又打小俊,而且打得更凶。”

  张杰也称,但农花其实早就对这个“外来”的孩子心存不满了。和小俊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还有但农花和万飞所生的一个两岁女孩,而这个女孩饱受但农花的呵护。

  遭遇家暴4年外人只当“家事”

  记者采访时,村子里其他的孩子都在学校读书,而小俊却在家里干活。他先是娴熟地将门口的杂草拔光,然后一个人打水烧饭,随后麻利地洗起了衣服,很难想象他只是一个孩子。

  “都习惯了。”小俊说,这些活常年都是他一个人做。对此,小俊的姑父陈和年表示不满:“孩子不做事,但农花就要打,打得孩子躲在外面不敢回家,万飞回来后他才敢回来。”

  这些年,小俊遭受的家庭暴力,村民们也看在眼里。小俊家隔壁的刘奶奶说,小俊经常被但农花打得半死。村民们都证实,小俊在这个家庭中,被虐待了将近4年。

  不少村民与陈和年一样,觉得但农花行凶,不仅仅是因为万飞的那一巴掌,更多原因是她对小俊一直就很凶。从万飞父子的伤情来看,但农花下手也是分了轻重的。被砍伤后,万飞并无大碍,而小俊则被进贤县司法机关鉴定为轻伤乙级。

  然而小俊遭受了近4年的虐待,村里很多人却习以为常。

  邻居万秋和一家说:“这事我们真没放在心上,只是偶尔会劝两句。”一位村干部也表示:“这都是家事,不好管。”

  民警张杰和李超说起这件事,都显得很惋惜。“因为虐待没有造成明显的外伤,我们平时也只能批评、劝阻,并不能对但农花进行处理。”

  据了解,在小俊遭受继母虐待期间,也有一些村民看不过去,曾向妇联反映过,但一直没有得到重视。

  尽管如此,可万飞还是说:“我还是希望老婆能够回来。”

  小俊也说:“妈妈被关起来了,爸爸就没有老婆了,没有人和他做伴了。”他说自己虽然很怕,但还是愿意重新接受继母。

  可万飞却另有打算:“等我老婆回来了,儿子会另做安排,希望有好心人能够收养他,以后我会补偿孩子的一切。”

  “我愿意走,等我长大了,我会打电话给爸爸,他在哪里我就到哪里去。”小俊非常懂事。

  ◎省妇联团省委

  儿童遭家暴不属管理范围

  6月4日,记者找到了省妇联权益部,工作人员听说是关于儿童的,便让记者到儿童工作部询问。

  儿童工作部则表示要问主要领导。随后,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了一位刘姓部长。

  “虽然妇联也管儿童的事,但是这里主要是处理妇女遭家暴的事,儿童的主要还是团省委那边在管。”简单说了几句后,这位刘姓部长以正在开会为由挂断了电话。

  记者随后致电团省委,一位工作人员称这种家暴应该是属于妇联管,他们主要管的是儿童违法犯罪这一块,并建议记者去找妇联处理。

  南昌市妇联权益部的邹细生则表示,这里接到的关于儿童家暴的投诉连总投诉量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并且妇联等部门没有执法权,在处理儿童家暴的事情上有些“力不从心”。

  对此,豫章律师事务所律师、法学博士胡东平表示:“从表面上来看多部门都在管,但实际上这只是一种权利,而不是责任和义务,也就导致很多监管没有落到实处。”

  ◎专家建议

  法律法规不健全必要时“另起炉灶”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一份研究数据表明,2008年至2012年底,429个未成年人家暴案件中,选择报案的受害人仅有1.4%。在2011年之后,更无一起是由受暴未成年人自己报案的。非施暴方监护人和其他家庭成员报案的比例虽然占33.8%,但大多是出现了特别严重的后果。

  因此,近年来法律界的专家认为,目前国内未成年人保护的法律体系有待完善,甚至需要另起炉灶。

  据了解,我国早在1991年就颁布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06年对其进行了修订,确立了未成年人优先原则,并强化了政府、社会、学校和家庭的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青少年犯罪与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皮艺军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指出,很大程度上,包括未成年人保护法在内的涉及未成年人保护的法律,只停留在一般性的倡导、宣传角度,没有实际的、具有可操作性的规定。

  胡东平也认为,未成年人保护法还应该具体细化条款,现有的法律要有配套的细则。

  “从制度层面来说,现在没有专门针对家庭暴力的法律,一些可依据的条文都散落在《刑法》、《民法》、《未成年人保护法》以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等相关法律之中,也就造成了不易操作的情况。”胡东平称,“在处罚方面,过于依赖故意伤害罪以及虐待罪等,对于伤情轻微以及情节较轻的家暴,只是批评教育,最多拘留罚款,在撤销监护人资格方面也没有硬性的规定。”

  胡东平表示,小俊的例子就是因为平时处罚太轻甚至无处罚,以至于发展成了更严重的伤害。警方在没有造成伤害的情况下,也没有依据对当事人进行处理。一旦可以处理了,往往伤害已经发生了。

  胡东平认为,从实施的角度来说,虐待儿童案非常隐蔽,而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第51条规定,这类案件往往又属于自诉案件,需要当事人或者监护人主动求助,那么对于孩子来说显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而其他监护人又因为家庭因素而放弃求助,在“民不举官不究”的情况下,很少有执法机构去主动介入,不利于儿童保护。

  胡东平建议用具有强制性的司法、执法干预来保护受害者,甚至可以将家暴单独列为110接警范围。

  皮艺军此前受访时则认为,不可能什么事都找警察,应该明确如果虐童未造成可由公安机关介入的伤害程度,应该由谁来管。他建议建立国家一级的少年保护局,对未成年人保护、未成年人犯罪等进行专门管理,以期实现“对侵害未成年人事件‘零容忍’,从最小的方面开始保护”。

  ◎文/图 记者曾而礼

   编辑: 李海军     爱尔飞秒激光,治好近视上大学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275
 
- 电子报 -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