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江西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新闻网  >  文化艺术
大仓会见,源于荷花乡的红色历史
2017-07-11 23:39:00    来源:井冈山网社区
编辑:付丹    作者:
字体:   | 大江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0791-86849275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P到10658000,3元/月
爆料投诉请进入江西微博 问政江西

      

    大仓会见,告诉大家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是怎么创立的。“农村包围城市”革命道路是怎么走出来的。

      座落于井冈山市荷花乡的大仓村,一直保留着一批明清时期建造的古建筑群,上可见房瓦檀椽,下可见白壁天井,随着历史车轮碾过,虽已有些破落,但在这里却隐藏着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1927年9月29日,在三湾召开中共前委扩大会议之后,从建立工农革命军落脚点出发,毛泽东写信派人送到井冈山北麓宁冈茅坪,与袁文才及中共宁冈县委负责人龙超清取得联系。袁文才接到信后,当即召集龙超清、龙国恩及自己身边的主要头目一起商讨。一时间,众说纷纭,有的表示担忧,有的支持去接头,有的提出要提防弱肉强食……袁文才、龙超清则认为毛泽东是党内同志,也就是自己人,既然来了信,就理应去接头,于是指派龙超清、龙国恩、陈慕平为代表,去三湾与毛部联系。

      龙超清一行三人于10月2日抵达三湾。毛泽东亲自接见了他们,并向他们说明了工农革命军的上山意图、政治主张,表示希望同袁文才部合作,一道开展革命斗争。龙超清当即也介绍了井冈山地区的具体情况,表示欢迎工农革命军进驻宁冈,并提议袁文才与毛泽东先到距三湾30里的古城见面。

      10月3日,告别了三湾人民,经过改编后的工农革命军全体指战员踏上了迈向井冈山的征途,中午时分,部队到达宁冈古城。之前毛泽东虽然与龙超清等交换了意见,但此时对袁文才会不会同意合作还是颇为担心。因此,到了古城后就着手研究如何应对袁文才、王佐部,以及工农革命军的落脚点问题。出于这种考虑,毛泽东决定在古城召开一次党的前委扩大会议,同时邀请宁冈县委的同志参加,认真研究具体部署工农革命军的下一步行动。这也就是后来的“古城会议”。

      会上,毛泽东罗列了在罗霄山脉中段建立革命根据地的条件,打算在井冈山建立革命根据地,进行长期的武装割据。但在这时,袁文才部代表却提出:愿意给工农革命军一些给养,请革命军“另择高山”。毛泽东见状,即向袁文才的代表晓以大义,陈述利弊,并借着龙超清等人的帮助,最终说服了他们。

      1927年10月6日,古城会议后,毛泽东与袁文才在荷花乡大仓村进行了一次不同寻常的会见,大仓会见以此改变了中国工农革命的命运。

      会见地点经过斟酌最终定在林风和家,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出于礼节和防备。袁文才部自己出山门一步迎接毛泽东,同时也是为了不让毛泽东对茅坪了解得太清太多,请毛泽东往前走一步,也是为了防止其身后的大部队给袁文才施压,而满足这一条件的大仓村刚好位于古城与茅坪之间的折中位置,相距两地各15华里;

      二是由于大仓村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村中四面环山,住有三四十户人家。因村子前有案山,后有仓库山,故名为大仓。整个村呈狭长形,只有一条通道上连茅坪下至古城,通道状如葫芦,进口处十分狭小隐蔽。在里面的人只要把守好上下两个口子,就可进退自如,确保万无一失,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三是林风和平时与袁文才交往密切有私交;林家从前家境贫寒,其父后来学做篾匠,靠着精巧的手艺,渐渐地生意兴隆,到了晚年将购置的30余亩农田和10余亩油茶山全部出租,不久成为富甲一方的小地主。富裕后的林风和害怕自己成为袁文才“吊羊”的对象,就主动结交了袁文才,两人兄弟相称,此后往来频繁,加上林风和三代单传,独子林中玉的妻子谢淑芳恰巧是茅坪人,和袁文才同村,又有亲戚关系。这样一来将碰头地点选在林风和家中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此时的林家,人们进进出出,忙忙碌碌,有的从外面抱来两缸老冬酒,有的捆来一头肥猪摆在大门口,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大有鸿门宴之势。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袁文才特意指定贺子珍、贺怡两名女将提前到村口迎接毛泽东一行人。10月6日上午,太阳长到一竿多高的时候,在带路人陈慕平的引领下,毛泽东率领宛希先等7人骑马出现在村口的横江桥边。他们有的穿着灰色长衫,有的穿着黑色短衣。袁文才带领李筱甫、谢角铭、周桂春、邱凌岳等亲信及农民自卫军30余人早就来到这里,并埋伏在村两边的山头、村口、路边及会场的四周,埋伏的队伍和迎接的人群远远地就能看清毛泽东队伍的所有情况。毛泽东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站着在明处等候的和隐藏在暗处观察的每个人的神经,他们一个个都牢记着袁文才反复叮嘱的或欢迎、或击杀的暗号,心里的弦绷得紧紧的。

      

    直到看到对方来的人员不多,袁文才和几个部属头头才站在村口的石拱桥上迎候。毛泽东等迈着从容坚定的步伐大步向村中走来。袁文才一看,他们都是空手而来,心里的紧张一下消去大半。曾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听过毛泽东讲课的陈慕平指着走在最前面那个穿灰长衫,留着平头的人说:“那位就是袁文才,”袁文才快步迎上前去,毛泽东也加快了步伐走上前来,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这次不同寻常的一握,实现了毛泽东要交绿林朋友的良好意愿。他们相互问好,在袁文才的牵引下,一同向林家祠走去。走到门口,袁文才举起了表示欢迎的双手,吴石开拿起屠刀奋力向猪脖子捅去,肥猪发出“嚎嚎”的叫声。当地村民用山区这种最特殊且隆重的仪式,欢迎毛泽东的到来,远处岗哨闻声都陆续撤离并来到林家宗祠,到场的人员还有贺敏学、贺子珍等永新的同志们。

      

    林家祠一个简短的见面后,袁文才引领毛泽东来到了林家大院,该院有三扇院门,分别为东院门,西院门、北院门。东西院门旁均植有一株桂花树,当时是从茶陵买来的物种。不过几年,桂花树长得枝丫苍翠,枝叶蓊郁。每到秋天花开满树,香气之盛可覆盖方圆数十里。西院门则靠近林家吊脚楼。三扇院门相隔50米左右,正好对着走出村庄的三个不同的方向。袁文才请来龙江书院的学生张祖钦、张汉翘、林鹤庭、苏兰春、肖斐章、林芳华等6人,分成2人一组,各守一扇大门。袁文才引毛泽东、宛希先等人一同步入林风和家的吊脚楼。吊脚楼为土木结构,四角楼,一厅四间,东西里外各一间,建筑面积100余平方米,下有储物间,存放龙灯、风车等杂物,楼上楼下,涂刷朱红油漆,间有兰草雕龙,天窗上装有二尺余宽的明瓦,光线充足。吊脚楼中厅中央的四角天窗,把吊脚楼照得格外明亮。

      桌子上摆着南瓜子、花生、炒黄豆、红薯片等,大碗里泡着粗茶。袁文才说山里只有这些拿不出手的土货玩意,不成敬意,对毛泽东能光临这穷山僻壤表示三生有幸。毛泽东则十分谦和,尊称袁文才为同志,并说“我们都是农民的儿子”,不应有彼此之分。

      “农民的儿子”,一句话使袁文才听起来十分亲切。他想不到这位中央委员竟把自己置于和他同等地位。听了这句贴心话,对毛泽东敬而远之的距离,一下子又缩短了许多。只是粗浅的谈话到底还摸不透毛泽东的底细,袁文才不敢贸然深谈,还是客客气气地招呼着客人。

      一番寒暄之后,毛泽东便坦诚相告他所领导的这次秋收起义的经过,这次起义受了很大损失,三个团现在只剩下一个团,千把人的队伍,幸亏转移得快,才免遭全军覆灭。他又对袁文才表示很欣赏,推心置腹地谈到袁文才从母亲被杀害,到参加马刀队,到保卫团起义,成立农民自卫军等种种坎坷曲折的苦难经历表示敬佩,特别对他在大革命失败后,仍能坚持革命,保留了枪支,这种不畏艰险、不言放弃的精神非常赞扬。自己这次临危受命,虽说脱离了险境,但是部队疲于奔命,目前想找个落脚的地方休养生息,养精蓄锐,以利再战。本想南进湘南,经江西省委来信指示,说宁冈有袁文才,他手上掌握着几十条枪,于是改变了去湘南的主意,就到宁冈来了。想借这块宝地,共图发展。毛泽东说这是一厢情愿,不知袁文才意下如何。

      袁文才看到毛泽东做为一个中央委员,谈话这样坦诚直率,言辞恳切,以前国民党右派、地主豪绅总是骂他“土匪”、“草寇”,将他归于盗贼一类。如今毛泽东这样看得起他,他内心十分感动,当即表示愿意与毛泽东合作,在井冈山建立革命政权。

      

    正当会谈进行十分融洽、热烈之时,出现了小小的插曲:“砰!”的一声突然枪响,震惊四座。清脆的枪声使平静的山谷紧张起来,隐藏在吊楼四周的几十双眼睛和枪口对准了吊楼,这时弄得袁文才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便急急忙忙冲下了楼。

      毛泽东走到窗边,想把头从吊楼窗口上探出去看看,但立刻被宛希先挡住了。宛希先机警地用锐利的目光扫视楼下,立刻发觉四处都有警觉的目光。

      袁文才下到楼下并没有发现情况,只见周桂春匆匆从外面进来,两人窃窃私语几句后,袁文才又重新回到楼上。毛泽东问刚才打枪出了什么事。袁文才平静地说:“是一个新兵枪走火”。

      然而,这一声枪响,只有新中国成立后还健在、当年在场的苏兰春谈起过,现在却成为鲜为人知和永远猜不透的一个谜。有人说,这一声枪响,是要把袁文才召下楼来告诉他有情况;有人说,上面田垅发现了野猪,枪响是打野猪;还有人说真是一个新兵枪走火。

      吊脚楼里的会谈重新开始,只是原本热烈融洽的气氛被那一声枪响降了温。毛泽东看起来好像一切事情都未发生,他提出如果袁文才同意秋收起义的队伍在这里落脚和合作,就把驻地安在茅坪。他进一步建议由袁文才的部队看家,其余队伍出去游击,顺便打听南昌起义部队的下落,把他们找来,扩大革命力量。袁文才表示看家不成问题。

      毛泽东问道:“现在有多少枪?”

      袁文才呐呐地说:“好坏60条。”

      毛泽东说:“太少了,再送你100支枪怎么样?”

      “送我100支?”袁文才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毛泽东与他开玩笑,遂笑着说:“此话当真?军中可无戏言啰!”毛泽东表示,这件事立即就办。毛泽东告诉袁文才,他来大仓前,就交代了把枪送到龙市,明天就可以派人去取。袁文才这才相信毛泽东送枪的话并非虚言。一下激动得热泪盈眶。原来周桂春报告的那支部队是毛泽东派人送枪的。他感到羞愧难当,便推心置腹地向毛泽东述说着他的过去的经历,说过去碰到的都是些想抢他们枪的人,为了枪他豁出命来干,枪就是命,想要有命就要枪。他有生之年,结交了不少朋友,遇到像毛泽东这样只和他谈一次话就把自己的枪送给自己的还真是头一回。他双眼闪动着泪花:“毛委员,你这朋友我交定了,以后你要干什么,我袁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当即便筹集1000元银洋回赠给工农革命军作给养。

      他们还共同决定在茅坪建立后方留守处、医院,把伤病员和军官队都安置在那里。

      袁文才慷慨表示:“吃住我包了,只是时间一长,物质供应就会成问题。”

      毛泽东说:“这好办,缺钱、缺物可以到周围各县区打游击解决。”

      当天举行了一个丰盛的宴会,他们边吃边谈,一直到太阳快下山才散席,各自回程。

      

    大仓会面后的第二天,即1927年10月7日毛泽东带领工农革命军在茅坪安家创建了中国新民主主义的第一块农村革命根据地,其中既有毛泽东的自信大气和化解矛盾争取认可的个人魅力,又有袁文才的机智勇敢,也有林风和的功不可没。但世事难料。后来土改期间,因地主家庭成分却给林家几乎带来了灭顶之灾,当地乡绅没收了林风和家的土地和财产,对房子内外进行了打、砸、拆,院内屋舍拆掉了三分之一,仅剩东西2间,后将其缩小为6间。林风和和他的儿子一辈子没有种过地,生活没有了来源,还要遭受心灵与肉体上的折磨。绝望之下,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林风和选择在后山茶树林里,林中玉选择在院内桂树下,俩人同时上吊身亡,以死解脱。此后,林家彻底没落,林中玉妻子改嫁了同村的另一个人,仅留下林风和的妻子曽生莲拉扯着林中玉生前的一对儿女,艰难地将他们抚养成人。1965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时,曾经打听过林风和的下落,得知林风和受到不公平待遇时,深感遗憾。

      正因为有了毛泽东与袁文才大仓会见,由之前设想的“鸿门宴”变为晴朗欢心的“同心宴”,袁文才大方打开山门,欢迎工农革命军在井冈山安家,才使得共产党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的工农革命军最终落脚井冈山,从此点燃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星星之火。

      

    大仓会见,是毛泽东同志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中国式革命道路的起点,也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得以创立的关键点。引用《陈伯钧同志的谈话记录》中原话:“那时候是革命低潮时期,不靠袁文才,王佐,我们没办法坚持武装斗争,没有井冈山就无法生存,在井冈山一年多度过了革命的难关。”这充分体现了大仓会见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立和中国革命胜利的重大历史意义。

      

    大仓会见,还记录了几个历史事件的第一:

      袁文才与毛泽东的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握手,从此袁文才打开山门,同意工农革命军进驻井冈山;

      大仓会见,也是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的第一个成功案例,当时袁文才虽然已经入党,但其队伍在当时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革命队伍,因此可以认定为统战对象。

      大仓还是毛泽东与贺子珍的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从此开始了一段轰轰烈烈的革命爱情故事。

      日月轮回,春秋交替,历经百年岁月的林家老宅依旧屹立在村庄中,庭院中的两棵老桂树,一棵高大挺拔,一棵浓郁覆盖,苍老如铁,枝繁叶茂,硕大的树冠伸展开去,荫蔽了整个院落。任凭岁月的风吹雨打,雪压霜欺,长得更加坚挺,并愈发显得生机蓬勃,好像在对世人无声地述说当年毛泽东与袁文才在这里会面的革命故事。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大江网(dajwjx)”和“手机江西网(jxrb_jxnews)”。
      相关新闻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 电子报 -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