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江西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新闻网  >  赣鄱沧桑
骁勇善战的“斧头将军”
——寻访长征“开路先锋团”红四团团长黄开湘
2019-12-04 05:11:15    来源:江西日报
编辑:舒晓露    作者:杨 静
字体:   | 大江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0791-86849275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P到10658000,3元/月
爆料投诉请进入大江论坛 问政江西

    赣剧《斧头将军》

    泸定桥(资料照片)

        他是追随方志敏走上革命道路的“箍桶匠”,在创建和扩大赣东北苏区的艰苦环境中,用一把斧头屡建奇功,威猛难挡;

        他是长征“开路先锋团”红四团团长,那是一个不怕死的团,爬雪山他们最先,过草地他们最前,飞夺泸定桥,攻打蜡子口,一次又一次闯关夺隘,为危境中的红军杀开一条血路。

        他,就是被周恩来、朱德等中共领袖人物亲昵地称为“斧头将军”的黄开湘,一位差点被湮没在历史云烟中的骁勇战将。

        本报记者 杨 静 文 /图

        追 随

        在方志敏干部学院的《可爱的中国》图片展上,黄开湘的图像出现在第一板块,明亮的灯光投射下,黄开湘头发根根竖立,眼睛里有着无法阻挡的勇猛。

        1901年,黄开湘出生于弋阳县漆工镇黄家村,虽然只是箍桶匠,但有一身好武艺,尤其是一把斧头,使得虎虎生风。

        1926年春,方志敏回家乡开展农民运动,黄开湘用做箍桶为掩护,走家串户,协助方志敏在近百个村子建立了秘密农协会。不久就由方志敏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0年5月,方志敏与周建屏率领的红军独立团连克乐平、河口、鄱阳等地,锋芒直指景德镇。7月初,红军独立团从弋阳县芳家墩出发,行至乐平段家村后,换上国民党保安团的旗号,悄悄向景德镇逼进。6日凌晨抵达景德镇城门,守城国民党军发现是红军队伍,赶快关闭城门,扮作保安团团副的黄开湘迅速将斧头插进两扇城门的缝隙中,扮作保安团团长的周建屏马上向门缝内投进几个手榴弹,炸得几个城门旁守城的士兵一命呜呼。

        这一仗缴获大量枪支和补给,还吸收了一大批煤矿、瓷业等产业工人加入红军队伍。7月21日,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独立团扩编为红军第十军,黄开湘为参谋长兼第八十二团政委。8月1日,赣东北苏区工农兵代表大会召开,成立了赣东北特区革命委员会,方志敏担任主席,黄开湘当选为执行委员。9月,红十军又攻克鄱阳、湖口、都昌3座县城,红十军主力由3个团扩编为3个旅,全军6000余人。不久,地方武装30多个连加上部分红军游击队编为赤色警卫师,黄开湘任师长。此时,赣东北红军总数达3万多人。在闽浙赣省第2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上,黄开湘当选为省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

        后来,黄开湘到达中央苏区,周恩来亲切地戏称他是“程咬金式的斧头将军”,并对他说:“我这块表送给你,给你这个斧头将军装备装备。”朱德听说黄开湘常用斧头肉搏,就把自己的手枪解下来送给他说:“今后不要用斧头肉搏了,这支枪就送给你吧。 ”

        骁 将

        大幕拉开,一束追光,定格舞台中央——火光点点山路崎岖、军号声声脚步匆匆,队伍最前方,一面鲜艳的中国工农红军军旗高高飘扬,旗下,演员饰演的黄开湘冒着密集的炮火,一路厮杀。

        在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省文联在京举办的“纪念三个90周年、喜迎党的十九大“——江西优秀剧目北京展演周上,赣剧《斧头将军》引领观众回到了那段艰苦卓绝的峥嵘岁月。

        该剧集中呈现的,正是长征中黄开湘指挥的最经典的战役——飞夺泸定桥、攻占腊子口。是夜,观众把热烈的掌声一次次献给了这位足智多谋、勇往直前的 “开路先锋”。

        1935年5月,一道天然屏障——大渡河,横亘在长征中的中央红军面前。盘旋在崇山峻岭之间的大渡河水流湍急,巨浪能掀起几丈高。蒋介石派部队前堵后追,妄想凭借大渡河天险,将2万红军全歼于此。

        泸定桥,就是红军快速通过大渡河的唯一路径。

        危急时刻,红四团团长黄开湘和政委杨成武一道,带领红四团直扑泸定桥——此时,他们距泸定桥240里,他们要一昼夜飞奔240里,夺取泸定桥。

        瓢泼大雨下个不停,脚下是缠在峭壁上的羊肠小道,身旁是咆哮的大渡河水,耳畔是一道更比一道紧急的催征令……

        红四团完成了这一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29日下午4点钟,红四团的22名勇士背插马刀,手提驳壳枪,带着手榴弹,爬上了铁链,冒着敌人的炮火向前冲去。

        黄开湘在桥头坐镇指挥,杨成武带着第二梯队紧跟在敢死队后面配合。全团的司号员集中起来吹起冲锋号,所有的武器一齐向对岸敌人开火,军号声、枪炮声、喊杀声震撼山谷。

        最终,泸定桥被拿了下来。但是,这并不是最后一场恶战。

        川甘交界处的腊子口,陡峭的岩壁直上云天,是红军北上抗日的唯一通道。如不迅速拿下,国民党追兵赶到,红军就可能在这里全军覆没;如果调头回去,红军将重新陷入雪山草地的绝境。9月15日,红四团接到军委命令:“三天之内夺取腊子口,扫清前进中阻拦之敌。”

        在这里,红四团遭遇巨大阻击,10多个小时里, 5次进攻都没打下来。

        趁着夜色,两个连,上百人,每个人别了十多颗手榴弹,在黄开湘的率领下开始迂回突袭。一名被叫做“云贵川”的苗族小战士,率先攀爬上了崖壁,然后甩下绳子,黄开湘和战士们顺着长绳一个个往上爬。凌晨,翻越天险的黄开湘带领战士们居高临下用手榴弹炸毁敌碉堡,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敌军全线崩溃。

        腊子口战斗是红军长征中少见的硬仗之一,也是出奇制胜的一仗,充分显示了黄开湘的军事指挥才能。事后,毛泽东风趣地说:“有斧头将军(指黄开湘)和白袍小将(指杨成武)为先锋,就没有过不了的火焰山。”

        分 离

        在此前相当长的岁月里,邵爱福和姐姐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外公,曾是这样一位英雄。有关黄开湘的一切,邵爱福都是从母亲那里听来的。

        自从跟着方志敏闹革命之后,黄开湘经常十天半月不回家。即使偶尔回来一趟,也是行色匆匆,三更半夜进家,天不亮就没了踪影。

        1933年初,黄开湘回来了。他匆匆翻身下马,走向老母亲跪下,母子四目相对:“儿子要走了,您好好保重身体,等革命胜利,我一定会回来的。”

        黄开湘转身抱了抱一旁7岁的女儿,拉着她的手叮嘱:妈妈去世了,爸爸出远门,你一定要好好听奶奶的话,要自强自立,照顾好奶奶。

        黄开湘的身影在祖孙二人的目送中越来越远。从此,再无音讯。

        红军的队伍前脚离开,白军后脚就来抓人了。祖孙俩和其他红军家属一道,连夜躲进了深山,一呆就是两年。

        山里生活的艰辛,邵爱福从小听母亲念叨——白军常常来搜山,为了不被发现,大家不敢生火,只能用生野菜、生竹笋裹腹。

        一天夜里,敌人又来了。大家都蹑手蹑脚,尽可能不发出声响。突然,“哇……”响起了孩子的哭声,声音刚发出一半就没了动静。母亲扭头一看,一个年轻的大嫂正神色紧张地捂着怀里婴儿的嘴。

        半晌,敌人走了,大嫂一只手还紧紧捂着孩子的嘴。孩子的脸早憋成了猪肝色,没了呼吸。

        邵爱福说,多年以后,说起那夜的经历,母亲仍会啜泣。

        后来,祖孙俩成功逃了出来,乞讨为生。一场大病之后,年迈的祖母心一横,把孙女送给了一户人家做童养媳,拖着残腿独自一人乞讨回到了漆工镇。

        房子早就被白军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老人在附近搭了个茅草棚,到处打听儿子的下落。再后来,她不再找了,每天拄着拐杖到村口去等,直到1951年去世。

        邵爱福说,老外婆和母亲的心里一直有个难解的结——“你说黄开湘是一个红军战士,可谁能给你证明呢?又到哪里去查证呢?”县档案馆里,甚至留存了一张“此人在长征途中吃不了苦,逃离革命队伍,现下落不明”的不实信息,压得她们抬不起头来。

        这个结,一直到1985年才得以解开。

        确 认

        在弋阳老城区一休闲广场,87岁的李松河翻看着一本泛黄的记录本,清晰地回忆起35年前的那段往事。

        1985年《杨成武回忆录》公开出版,开国上将杨成武在书中多次提到他的好搭挡——红四团团长王开湘,引起了弋阳县委办一位同志的关注。

        “这个王开湘,是不是就是下落不明的黄开湘?”时任县党史办主任的李松河带领一支调查小组,来到北京,面对面采访了杨成武。

        回忆当时的情景,李松河眼睛发亮:“听说我们是黄开湘的家乡人,将军站起来,热情和我们握手。”

        访谈持续了3个多小时。杨成武回忆道:“遵义会议前夕,耿飙团长调师部,黄开湘被派到四团任团长,我任政委。他是江西弋阳县人,是赣东北红十军锻炼出来的干部。”他补充说,在江西口音中,“王”“黄”不分,“黄开湘”成了众人嘴里的“王开湘”。

        一系列确认后,杨成武感慨万端:“土城狙击战、飞夺泸定桥、夺袭腊子口,场场都是恶战、险战,他的指挥才能多次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同志的表扬。过草地是毛泽东点的将,要我们四团为先锋团,黄开湘一马当先、英勇果断,确有大将风度。”

        他还详细讲述了黄开湘病逝的具体细节。1935年11月,中央红军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接到中央通知参加全军团以上干部会议,两人策马一口气跑了50多里路,出了一身汗。回来的路上又淋了一场大雨,结果都得了伤寒病。“我送他到军委卫生部住院,没有想到这一别就成了诀别。”

        当时的医院缺少药物,只能靠酒精、苏打水和云南白药给战士们治疗。黄开湘连续半个月发高烧,经常神志不清。11月中旬的一天夜里,黄开湘在高烧迷糊的状态下扣响了枕头下的左轮手枪,子弹击穿了头部。

        “噩耗传来时,我震惊了,也顾不上自己在患病,跃马直奔罗汉川红军医院,谁知到达时,黄开湘的遗体已经埋葬了。”

        “他是长征的英雄,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他!”最后,杨成武一再交待:“你们回去要好好宣传黄开湘,他是人民的大功臣。”

        此时,距离黄开湘病逝已经过去了整整50年。

        李松河说,在关上笔记本的那一刻,感觉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英雄终于有了准确的身份,这对于他的后人也是一个交代。“历史就像陈年的胶片,免不了尘埃和划痕,甚至断裂。”老人缓缓地说,“在时隔50年后,能够为英雄找回荣耀,这也是我的荣幸。”

        邵爱福告诉记者,杨成武曾两度派工作人员找到了母亲,还留下了联系方式,交代有任何困难,都可以去找他。工作人员走后,母亲关起门,压着嗓子哭得全身发抖。她把纸条压在了箱底,再也没有提起过。

        “她要我们牢记外公临走时的话,要自强自立,不给国家添麻烦。”邵爱福说,“自强自立”四个字像家训一样,一代代传了下来。

        怀 念

        弋阳,方志敏干部学院“群英谱”大型雕像前。冬日暖阳高照,微风轻卷红旗,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常常在这里驻足,仰视那组史诗般的浮雕——革命烈士昂首站立着,周围似乎回响着风吼浪哮马嘶鸣。

        邵爱福每天都要在雕像前走过数十回,每次他都忍不住走上前细细分辨,想从中找到外公的模样。如今的他是学院的一名保安,除了守卫,还有一项更重要的工作——以烈士后人的身份参与到现场教学中,将黄开湘的故事讲给大家听。“能让更多人知晓外公的故事,我觉得这个工作很有价值。”邵爱福说。

        这是方志敏干部学院特色党课之一。学院将黄开湘的故事挖掘整理出来,打造了“跨越时空的来信”微党课和与烈士后代对话的现场教学课。两堂课的主题,都是共产党人的信仰。

        负责打磨两堂课的罗强,是一名90后教师:“共产党人的信仰不再是一个抽象的符号,而是各有各的姓名,各有各的故事。它所带给学员们的精神震撼,远胜于书本上的说教。”

        11月,泸定县党史研究者来到弋阳,他们带来了很多邵爱福想知道的细节,也带来了珍贵的影像资料——

        绘有黄开湘头像的路牌立于泸定县最繁华的街道“开湘路”上,这里车水马龙、店铺林立;

        “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国不会忘记,不会忘记我……”嘹亮的歌声在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馆前响起,无数游客在黄开湘的画像前驻足,轻声合唱,深情缅怀。

        看着眼前这一切,邵爱福泪水不断溢出眼眶:外公并没有被岁月抹去,他“活”在了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当天,邵爱福的微信朋友圈里,多了一段话:“外公,您看到了吗?您为之牺牲的梦想正在成为现实,中国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强大。国家和人民没有忘记您,您的家人永远怀念您!”

        记者手记

        何为先锋?

        勇于挑最重的担子、啃最难啃的骨头,是为先锋。敢于战胜一切险阻,压倒一切艰难,是为先锋。

        斗争,流血,前一个倒下,后一个顶上来……长征路上, 黄开湘率领的红四团无愧为攻坚克难的“开路先锋”。飞夺泸定桥、突破腊子口,一路英勇奋战,冒着枪林弹雨,用生命杀出一条血路,推动了历史的沉重车轮。

        我们不禁追问——

        是什么,让他们视死如归,冲锋在前,始终把完成任务看得比生命还重?是什么,让他们超越时代,超越生命,在人民心中立起永不磨灭的丰碑?

        茫茫草地上,黄开湘顶着一小块油布,遥对着北斗星,给出了最好的答案,“我们将来革命胜利了,是什么样呢?没有剥削,共同富裕,多好啊!”

        黄开湘没有看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但他的生命,早凝成了党旗、国旗上那永不褪色的红,让人代代传诵。

    江西日报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大江网(dajwjx)”和“手机江西网(jxrb_jxnews)”。
      相关新闻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 电子报 -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36120170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