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江西新闻网
电子商务景瓷网 | 大江论坛 |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新闻网  >  赣鄱沧桑
揭秘彭泽状元离奇自杀之谜
2010-10-10 05:31:52    来源: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编辑:王世强    作者:
字体:   | 大江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0791-86849275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P到10658000,3元/月
爆料投诉请进入大江论坛 问政江西

      在清朝二百六十多年的统治中,江西中文科状元的只有三个人:全南县戴衙亨、永丰县刘绎及彭泽县汪鸣相。

      然而,历史上离奇的事情太多,汪鸣相之死就是其中之一。道光二十年(1840)二月,汪鸣相临时受聘主讲赣南书院,派出的官船已停泊在彭泽县城的江边等候,准备即日拂晓起航。当天晚上,这位状元公突然悬梁自尽,时年四十六岁。当年大魁天下的汪鸣相,在获得“暮登天子堂”的荣耀之后,突然以自杀的方式黯然谢幕,这不得不说是一桩历史奇案。汪鸣相的人生轨迹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状元公突然悬梁自尽

      作为满清名动全国的状元,而且是江西在二百六十多年间为数不多的状元,汪鸣相在彭泽坊间至今还拥有较高的人气。

      彭泽县史志办主任周骥说,知道汪鸣相的人不少,彭泽县原来有位著名的文人汪秉笔老先生对汪鸣相有过研究,并写有状元汪鸣相的外传。根据汪秉笔研究所得,汪鸣相,字佩珩,号朗渠,籍江西彭泽县黄花坂新屋汪村,到他父亲汪航公的时候,家道中落,转而为农。他母亲查老夫人,是一位勤劳简朴,受贫耐苦的典型贤妻良母。八口之家,不但没有衣食之资,就连遮风蔽雨栖身的住宅也没有,查老夫人能做到折一根蒿杆当发簪,烧一堆篝火当油灯这种生活,真可谓清寒彻骨,一贫如洗。

      直到道光十二年(1832),这一切随着汪鸣相的中举得以改变。汪鸣相这年以38岁的年龄参加乡试,一举中试。一年之后,即道光十三年(1833),又获殿试一甲一名,赐及弟,这时授修撰的汪鸣相,已经是天子门生了。据说,道光皇帝面试的时候,很欣赏他风流倜傥、卓尔不群的风度,连夸“俊逸超群”。这一殊荣,在封建时代自然是令人羡慕不已。科举时代,对录取“三鼎甲”的礼仪是十分隆重的:皇帝亲点金殿传胪,子荷捧堂,香杏簪香。贫苦之子的汪鸣相,从朝为田舍郎,到暮登天子堂,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此后,他供职翰林院,许多皇亲国戚的子弟,拜他为师,受业门下,他督教极严,深得爱戴。道光十四年(1834),也就是中了状元的第二年,汪鸣相受命充当顺天乡试(省考)的同考官(副主考)。道光十五年(1835)升任广西省乡试正考官。途经南昌,应太史的滕王阁之宴,即席赋诗,用王勃的典故,写下《和友人腾王阁小集》。

      然而,坊间除了对汪鸣相状元光环颇为自豪之外,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状元公突然悬梁自尽。

      道光二十年(1840)二月,汪鸣相临时受聘主讲赣南书院。派出的官船已停泊在彭泽县城的江边等候,准备即日拂晓起航。当天晚上,这位状元公突然悬梁自尽,时年四十六岁。一代风流,昙花一现。汪秉笔老先生认为,从一个人才的遭遇来说,这样的结局是十分令人怀思和惋惜的。

      高中状元后却接连守孝六年

      汪鸣相自杀之所以能成为坊间关注和猜测热点,也在于他在彭泽盛传的才子名声。

      汪秉笔老先生研究称,汪鸣相“从小天资颖悟,八岁入乡塾读书,五天读完一本《论语》,九岁能写洋洋千言的文章”,而且特别会吟诗作对,声名鹊起,神童之誉,传遍四乡。

      但就这样一位神童,竟然磨到十七岁才中秀才,以后连年参加乡试(省考),屡试屡败。穷秀才的生涯,困苦是可以想象的。二十岁那年,为了分担家庭的生活重担,离家到七八十里外的乔亭曾家(浩山乔亭村)坐馆。然而时运不佳,五月端阳节放假回家的时候,学塾里被窃一空。他心怀激愤,向县衙投呈了一篇脍炙人口的《禀赋文》,当时县大爷看完了禀帖之后批注:“文辞典丽,行谊端方,自捐廉俸,偿钱十千。”县大爷赔偿贼案,当时是轰动全县的奇闻。不过,在汪秉笔看来,县大爷赔偿贼案,表面上好像是怜才爱士,其实到是被这篇绝妙文章中的几句话卡住了脖子。

      那么,在汪鸣相大魁天下到自杀期间,究竟经历了什么?

      道光十五年(1835)汪鸣相升任广西省乡试正考官,在返京时得到父亲江航公病逝京邸的噩耗,还没有来得及向皇帝禀明考试情况,就棺南下,在彭泽老家守孝三年。

      道光十八年(1833)夏四月,三年之丧期满进京,适逢道光皇帝特旨,要每日亲自接见翰林二员。他后到,翰林主事者补报了他的名单,道光皇帝立即召见勤政殿,对他说了许多慰勉的话,事后他亲笔写了一块金匾,悬挂在汪氏宗祠的正厅,以示荣宠。

      这次召见,对汪鸣相的仕途而言有关键影响,原本有入阁的可能,但是命运之神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十天后,他的母亲查老夫人病逝于北京官邸。这个晴天霹雳,对汪鸣相的仕宦前途,影响甚巨。因为封建制度规定:父母之丧,都需停职居家守孝三年。他已经守了三年的父丧,紧接着又要守三年的母丧。六载光阴,在故人的棺材前面度过。良机坐失,升迁无望,岁月蹉跎。这对汪鸣相的一生,真的是一次致命打击。

      这年冬天,他亲自扶棺南下,眷口仍留京师。次年,即道光十九年(1839)他将父母的灵柩,合葬于本县之牌楼坞。他的主考师云贵总督阮元,给他的父亲撰写了一篇《汪江航封公墓志铭》现存于彭泽县志编撰室。

      在此之后一年,汪鸣相悬梁自尽。

      坊间诸多猜测版本不同

      仕途受阻的打击是汪鸣相自杀的直接缘由吗?这其中是否还有其他深层次的原因?

      近200年来,汪鸣相之死成为历史谜案,在彭泽民间也衍生出各种说法。其中包括汪鸣相忘恩负义遭冤魂索命、汪鸣相跟皇妃有染等多种版本,这些大多属无稽之谈,毫无根据。不过,另外一种题扇惹祸的说法值得引起注意。据传,汪鸣相在去王爷府上讲经史时,有一侍女因常侍奉茶水,日久熟识。侍女仰慕汪状元大名,请汪为之画扇。他不加考虑,慨然应允,在扇面上画了一幅临霜怒放的菊花。在另一面写下中举时得意之作,其中有两句“今朝亲与嫦娥约,来日蟾官任我游”。

      谁能料到,这首看起来中规中矩之作,日后却给汪鸣相埋下祸根。

      侍女没过多久选入宫中,题扇为太监窥见。太监为巴结主子,故意曲解扇诗,指为侍女与汪鸣相私通的铁证,侍女终被逼供而死。道光二十年,汪鸣相扶着母亲的棺材,回到江南彭泽的老家,心里也因为此事不安。守孝三年快要满服的时候,京城里先后来了几封文书,催他进京任职。当时与汪鸣相有过节的县太爷为了实施报复,故意将几封紧急文书积在一起,在一个傍晚一起送给他。而状元公以为是扇子事发,文书未拆,而悬梁自尽。而京里文书内容是任汪鸣相主讲赣南书院,派用的官船已停泊在彭泽县城的江边等候。

      这种说法之所以能引起关注,在于其有所佐证。民国三年(1914),也就是汪鸣相自尽后七十四年,南京大学汪辟疆先生游故宫时,恰遇前清宫中之老太监,交谈之中得知汪是彭泽人,当即就说:“你们彭泽在道光年间出了个状元汪鸣相,是阁下的同宗吗?”接着又说:“汪状元为宫女题扇之事,宫内流传很久。”由此看来,题扇惹祸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真相是否如此?几封加急文书能有如此大的力量让状元公自尽吗?彭泽坊间仍有文史爱好者对此存在疑问,相传汪鸣相与县太爷发生过节是在高中状元衣锦还乡的道光十三年(1833),根据彭泽县志记载此人已于道光十五年病逝,而状元公自尽是在道光二十年(1840),这期间人事几度变更,知县早已换作他人。因此“题扇诗”作为汪鸣相的真正死因难以成立。

      真相如何?

      汪鸣相之死绝非偶然。

      根据汪秉笔研究称,除了父母连丧,心情沉痛的原因外,汪鸣相死因还来源于经济窘迫。汪鸣相出身于贫寒之家,毫无家产,全家八口移居京城,经济上难以承受,而状元排场已经铺开,加上连守父母之孝,空耗了六年光阴。在他死后,家人在他书桌上发现一张纸条:“手无寸铁之资,家有千金之类”,这两句绝命词最能说明他死前心境。

      此外,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冷嘲热讽也成为诱因。汪秉笔称,汪鸣相高中状元是平地一声雷,有人羡慕,也有人嫉妒,特别是一些自命为才高八斗却屡试不第的举子。邻村当时在广东任教谕的一名老夫子曾经在汪鸣相中状元时写信给他儿子说:“朗渠大魁天下,吾儿辈无庸读书”,其妒忌可见一斑。甚至还有同族人,一面对挂在祖堂上的汪鸣相“状元及第”的匾额用竹竿点戳,一面狂呼汪鸣相的乳名:“八寿,你也配点元?点元难道只有你那么一点点本事!”矛头直指状元公。可见,汪鸣相大魁天下后,生活现状并无多大好转。一介白面书生,仍然无力摆脱残酷的现状,这些最终形成汪鸣相复杂死因。

      汪鸣相死后四年,他的长子士雅,号小渠,以秀才参加乡试。当时江西巡抚与汪鸣相为同榜进士,在一次宴会上把小渠介绍给主考。按照当时惯例,巡抚可以推荐一人,主考破格录取,不为非法。小渠当即避席拱手,态度庄重地说:“彼先人起自寒微,名登榜首,并无引荐之人,请二位年伯不必为小侄操心!”正义凛然,铮铮铁骨,真不愧为状元之子,虽然只落得一个副榜的结果,却赢得当时和后人的赞扬。

      汪鸣相死后,葬于离家二里许陶家仿前的平岗上。无碑记,无坟围。几度沧桑之后,早被樵夫牧子践为平地,只剩下蔓草荒烟,供人凭吊。

      文/记者刘国伟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大江网(dajwjx)”和“手机江西网(jxrb_jxnews)”。
      相关新闻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 电子报 -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296号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36120170002 药品信息服务证
      江西日报社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