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0791-6849275
昌九高铁20日运营
世博江西情
2010年江西省两会
中国西南五省旱灾
在线投稿 | 博客
大江论坛 | 邮箱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新闻网 > 江西民生 正文
《6旬老人死在敬老院3个月无人知》·老人成“干尸”暴露敬老院监管漏洞
“管不住”变“没人管” 专家表示如何办好敬老院,强化责任搞好监督任重道远
   2011-02-22 06:02   来源: 大江网-新法制报
【字体:  】   在线投稿       新闻热线:0791-6849275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一首《春天里》唱出了人们对现实的担忧,也深深地打动了你我。

  而64岁的老人陈问粉悄悄地“走”了,不但将这种担忧具象化,更深深地震撼了你我。

  之前,生活在广丰县枧底镇敬老院的陈问粉,被管理人员以为“失踪”了,而事实上,过去3个月里,他一直躺在敬老院自己房间的床上,直到尸体被风干成“木乃伊”才被发现。(本报2月18日04版曾作报道)

  尽管分管敬老院的副镇长(兼民政所所长)因失职被立案调查后撤职,敬老院院长和管理员被解聘,但在严厉处分的背后,究其根源,仍暴露出目前乡镇敬老院制度上存在的监管漏洞。

一位老人站在枧底镇敬老院门口

  同一年进来 又同一年离去

  周秀彩和陈问粉同在2005年进入敬老院,前者被聘为院长,后者进敬老院养老。如今,周秀彩和陈问粉都离开了敬老院,前者因被指失职遭解聘,后者陈尸3个月才被发现。

  陈问粉死在他自己的床上3个多月后,2月9日,上饶市广丰县枧底镇敬老院原院长周秀彩叫管理员撬开房门,才发现他的尸体。

  周秀彩和陈问粉同在2005年进入敬老院,前者被聘为院长,后者则和敬老院里的其他老人一样,都是五保户,因为没有妻儿老小,由所在村的村干部送来敬老院供养。

  “由于老人们都提出单独居住的要求,所以他们在这里都住着单人间。”周秀彩介绍道。

  如今,周秀彩和陈问粉都离开了敬老院,前者因被指失职遭解聘,后者陈尸3个月才被发现。

  敬老院其他老人对于陈问粉的死,表现出无动于衷,称其“脾气太暴躁”,经常和伙伴们吵架,有人劝说“不要到处乱走”,他也为此吵架。对此,陈问粉的侄子承认,陈问粉脾气确实不太好。

  在周秀彩看来,陈问粉不仅脾气暴躁,而且从他进入敬老院以来,“五六年都没人管得了他。”

  对于敬老院的老人,护理员必须每天前往他们的房间打扫卫生,并查看老人的安全,但陈问粉从来不让其他人进入他的房间,包括管理员。否则,又是吵架。

  敬老院管理人员掌管这里每一位老人的房间钥匙,这也是工作需要,但是陈问粉多次换锁,“我们刚刚弄到了钥匙,他又换新锁。”

  同在敬老院的老人、76岁的林代池说,平常陈问粉很少和其他老人聊天,而且不少时候是独来独往,并随意离开敬老院,从不登记。由于特立独行,陈问粉有些时候晚上也不回敬老院,院长也没办法,“由他怎么样。”

  “我们跟他都是划不来(谈不来)的。”敬老院的老人们说。

  5年来,陈问粉慢慢地远离了伙伴,逐渐走向一个人的世界。

  周秀彩甚至举例说,敬老院旁边有一个鱼塘。2008年,鱼塘里的鱼出现大量死亡,后来,在陈问粉房间里发现了“敌敌畏”。“他(陈问粉)说是毒老鼠的,但我们发现他放到池塘里去了。”

  什么也没带走 “木乃伊”就在床上

  对于这次迟来的撬门,周秀彩本意还只是想知道,“他到底带走了什么东西?”陈问粉什么也没带走,人就在床上,但已变成一具风干了的尸体。

  陈问粉是同坑村铁家畈小组人,两个姐姐,两个弟弟,包括自己五兄妹,其中一个弟弟已去世,惟独他没有结婚,且有视力障碍。

  村组长陈裕德说,陈问粉是孤寡老人,居无定所。

  陈问粉平时帮助其他农民家里收割农作物,四处做点零活,赚点生活费。

  “没人照顾,58岁时就被提前送进了敬老院。”陈裕德说。

  2月21日,广丰县枧底镇镇长王智丰受访时介绍,按照镇敬老院的管理制度,是封闭式管理,老人外出要请假、登记,但陈问粉5年来从未遵守。这一说法和之前敬老院里其他老人说法一致。而正是这样的“特殊待遇”,使陈问粉在2010年11月4日不见了之后,被当作了又一次正常的“失踪”。几天前他的一句戏言,使得这种猜测得以成立:曾有贩卖桃子的人来到敬老院,问有没有人愿意去做事,帮助寺庙守庙,300元一月还包吃住。老人们没有人答应,但陈问粉说,他愿意去。

  王智丰转述其他老人的话,称在11月4日中饭后,还有其他老人看到陈问粉收拾行李,离开了敬老院。

  对于老人们之间的传言,次日,周秀彩听说后试着证实,于是让一名管理员寻找寺庙,寻找陈问粉。

  一段时间寻找未果,便通知陈问粉的弟弟陈问保,他在镇闭路台(镇电视差转台)工作,希望借此寻人。

  但直到过去两个多月,春节来临,陈问粉的“失踪”都未引起足够重视。

  真正得到重视,是在今年正月初六,年后第一天上班时,周秀彩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到派出所反映情况后写“寻人启事”。

  第二天,陈问粉在敬老院居住的房间,第一次被撬开。

  对于这次迟来的撬门,周秀彩本意还只是想知道,“他到底带走了什么东西?”

  陈问粉什么也没带走,人就在床上,但已变成一具风干了的尸体。

  撬开房门的老人鲍德禄回忆那一幕,仍心有余悸。

  从未想进入这扇房门的周秀彩惊惶失措地报了案。

  刑侦部门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对陈问粉的死因排除了他杀。同时,通过法医鉴定,认定陈问粉系心脑血管疾病引发的猝死,死亡时间超过3个月。陈尸未腐,只因死者所在房间门窗紧闭,没有苍蝇、蚊虫等进入房间破坏尸体。同时,死者房间上午能照到太阳,在室内温度不高的情况下,尸体得以自然风干。

  虽然法医鉴定属于自然死亡,但死亡3个多月才被发现,终究让人无法接受。人们不免质疑,多年来,陈问粉老人的日常起居照顾,敬老院是如何进行的?

  据了解,敬老院包括周秀彩在内,目前有3名工作人员,其中,一人负责老人的日常卫生护理,一人负责老人的饮食、安全方面,院长负全责。

  周秀彩承认,他们三个人要管理一二十个老人,人员方面也很紧缺,加上有些老人脾气古怪,更难管理。她强调多数敬老院都存在这些矛盾,于是实行“人性化管理”,充分尊重老人,“由着他”。

  王智丰也一直强调,敬老院这样的管理是“很人性化,既然老人不愿意别人进自己房间,那就不进”。

  这种人性化甚至从陈问粉58岁进入敬老院也得到一定的体现,“按照规定是60岁才能进敬老院,就是因为他没吃没喝,没人照顾。”

  2月16日,周秀彩来到敬老院看望老人,跟他们共进午餐。对于陈问粉,她认为,现实当中无法严格按照敬老院管理制度,去管理老人们,“我们更加趋向人性化管理。”

  气派的花园式建筑 已损坏的无水马桶

  枧底镇敬老院,属花园式建筑,依山而建,外表气派,风景秀丽。但房间马桶、洗漱盆和淋浴等设施都被损坏,房间的水龙头大多没水,形同虚设。

  2月14日,陈问粉尸体被火化,次日安葬在敬老院后面的大山上。

  枧底镇分管宣传的党委委员吴杰林说,陈问粉按照当地风俗举办了葬礼,镇领导参加,出于人道主义并送去了3000元钱。“就是去时包了个红包,也是慰问金。”

  2月17日,当地作出处理决定,敬老院所在的镇党委书记和镇长向上级作出检讨,分管副镇长(兼任民政所所长)被立案调查,院长和一名管理人员被解聘。

  江西法报律师事务所律师肖文军对此解读为,虽然老人死亡属自然死亡,不构成犯罪,但对老人过世后3个多月才发现,说明敬老院存在重大失职。

  2月21日,王智丰受访时介绍,被立案调查的镇分管领导周国英已被撤职并处以行政记过处分。

  这一事件过后,广丰县已成立工作组对全县敬老院、福利院、光荣院“三院”安全管理工作进行大检查,坚决防范类似事件的发生。

  王智丰承认,在“人性化管理”的背后,如果从管理制度上来说,确实是相关人员的失职行为,造成这一事件的发生。

  谈到对敬老院监管方面,该镇原民政所所长周国英介绍,主要是对资金方面的监管,按每位老人155元每个月发放生活费。

  而对于敬老院在日常管理、是否履责方面的监管缺失,恰恰使陈问粉这类异类在敬老院里得不到很好的关照成为忽略的地方。陈问粉之死,成为他生前多年没被重视的一个缩影。反言之,如果不是他的死,他还将是没有人关注的一个“异类”。

  据了解,早在2005年前后,为给农村老人和孤寡老人营造一个宽敞、温馨的老年之家,广丰县投入1500多万元,对全县14所乡镇敬老院进行新建或改造扩建。每个敬老院都建有生活、娱乐、饲养、生产四个以上功能区,并设有生产配套基地,使敬老院成为集生活、娱乐、健身、劳动、休闲为一体的养老场所。具体到枧底镇敬老院,属花园式建筑,一栋两层楼房,依山而建,外表气派,风景秀丽。但记者注意,老人的衣服和被褥都比较脏,房间马桶、洗漱盆和淋浴等设施虽一应俱全,可是这些设施都被损坏,房间的水龙头大多没水,形同虚设。

  老龄化社会如何敬老爱老养老

  江西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马雪松认为,这类极端事件的发生,暴露出了太多的管理、责任、监督、人道等多方面的问题。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春晚上旭日阳刚一首《春天里》在打动人心的同时,也唱出了人们对现实的担忧。

  我国于2001年就已开始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江西是全国较早进入人口老龄化的省份之一。老龄化所带来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养老,尤其是在贫困的乡镇、农村,养老问题更加突出。

  中国的敬老院是在农村实行“五保”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其依据的是民政部颁布并在1997年3月18日正式施行的《农村敬老院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根据《办法》第六条规定,民政部门是敬老院事业的主管部门,应负责对敬老院工作的业务指导。但在关于如何加强对敬老院的日常监管方面,《办法》却没有作出具体的规定。

  对孤寡老人而言,敬老院是老有所依的地方。然而64岁老人陈问粉死在敬老院3个月无人知晓,暴露了《办法》的缺陷所在,同时,将目前的社会保障体系和“养老—护理”管理模式已难以应对老龄化和高龄化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再次抛回给了社会。

  江西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马雪松受访时称,他曾到很多农村敬老院调查,他们有专门的管理人员,每天要对老人护理和看管。对于陈问粉事件,他说:“我不敢相信,更不敢想像会发生这样的事。”

  马雪松介绍说,按规定,敬老院每月都要向上级部门汇报老人的情况,要填每个老人的相关报表,以此向有关部门领取相关经费。“从哪一个角度来说一般都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任何一个环节,认真点,这样的事都不该发生。”

  马雪松认为,事件本身并不复杂,但这类极端事件的发生因其实在匪夷所思,令人不敢相信。其中,暴露出了太多的管理、责任、监督、人道等多方面的问题。

  马雪松表示,在老龄化社会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刻,如何处理好敬老爱老养老的问题,是亟待解决的重大而又迫切的课题。如何办好敬老院,提升服务,加强管理,强化责任,搞好监督,实现人性化科学化的目标,任重而道远。

  文/图 记者尹剑

编辑: 王世强 【进贤泉岭乡民政所长太黑】
    相关新闻:
[448505]大江网友: 2011-02-22 17:55 发表评论:

  好好惩治贪官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大江网推荐内容 ***
-三菜一汤5元,南昌经纬社区食堂成“榜样力量”
-省气象台发大雾橙色预警信号 南昌本周先晴后雨
-沪昆高速昨发数起追尾事故 致4人死十余人受伤
-G20瞄准粮价首务抗通胀 七成巨企CEO看好前景
-吴淑珍入狱服刑遭到拒收 被指为司法赖账一场戏
-美国610亿美元紧缩案引两党对峙 政府面临瘫痪
-等来的悲剧 恋爱怀旧 前男友的威胁魔咒 省钱媳妇
-关于LV的被纠结 2011年要集体扮嫩 奔三的系统重装
-西甲81年历史因他改写 门将第95分钟头球破门
-老贝所召雏妓惊曝:我和C罗睡过 一晚4千欧元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电子报  
新闻排行榜
林心如去黑头获霍建华力挺自导自演倾世皇妃
一家三口殒命九瑞快速通道(图)
招工难,倒逼政府企业有所作为
沪昆高速昨发数起追尾事故 致4人死亡十余人受伤(图)
省气象台昨发布大雾橙色预警信号 南昌本周先晴后雨气温回升
一乘客怒打出租车司机 事发南昌(图)
14集系列片《精彩江西》开机 赣鄱旅游上央视
南昌丰和大道立交桥限高牌被“万箭穿心”(图)
图说江西
 
大江网视
史上最强励志哥在北京跳舞 在世界... 
沙溢变身妩媚“新娘” 现场疯狂热舞 
范冰冰范晓萱《观音山》主题曲MV... 
中央电视台2011年元宵晚会之宋祖... 
湖南卫视元宵喜乐会之傅琰东金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