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0791-6849275
昌九高铁20日运营
世博江西情
2010年江西省两会
中国西南五省旱灾
在线投稿 | 博客
大江论坛 | 邮箱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新闻网 > 江西社会 正文
村民收养脑瘫儿12年耗财数十万
萍乡市芦溪县的徐明光家庭命运由此颠覆 妻儿离散5年 称不后悔当初选择
   2011-03-29 02:57   来源: 大江网—新法制报
【字体:  】   在线投稿       新闻热线:0791-6849275     

  3月24日,法医找到萍乡市芦溪县芦溪镇高楼村57岁的村民徐明光家,取走了他的养子高游的血样,“如果能找到他的亲生父母,就让他们来认。否则,如果我死了,高游怎么办?只能送他进福利院。”

  这本该是12年前作出的抉择,彼时的徐明光已有两个孩子,“合法”收养捡来的高游是个脑瘫儿。他的人生被彻底改写了——他本是一个有一百多个工人为他打工的老板,倾尽全部家当救治、照顾一个素不相识的脑瘫儿童,而背后是一个完整家庭的支离破碎,他和妻子、两个儿子离散5年。

  倘若时光倒流,徐明光说,仍会坚持当初的选择,“我不会看着他去死”。

徐明光倾尽家当救养子

  不是父子的“父子”

  3月24日,芦溪县城,暖阳透着春意。

  县城往南两公里的高楼村,两三层的楼房随处可见,徐明光家仍是上世纪70年代建起的瓦房。

  家门口,高游玩着老虎玩具。他盯着旁边的徐明光“呵呵”傻笑,伸手抓徐明光的衣角。

  高游是脑瘫儿,大小便失禁,还患有癫痫,头上满是伤口或伤疤。

  徐明光摸不准他癫痫发作时间,就在他坐的椅子上绑根绳子,拦着。

  24日,徐明光在接受新法制报记者采访时,高游突然往前栽,吊在绳子上,全身颤抖。徐明光箭步上前,将他扶起。

  徐明光想牵他到门口走走,发现椅子下面湿了一摊,“又尿了”。

  12年过去了,高游的个子快追上徐明光了,徐明光两鬓也已冒出银丝。

  4000多个日夜的共同生活,高游已习惯:饭由徐明光喂才肯吃,搂着徐明光的脖子才肯睡。

  林圆(化名)说:“从未想过,他(徐明光)要把高游养大。”

  林圆是徐明光的爱人,半年前才回家,此前曾离家出走5年。

  对于养子高游,徐明光说:“她(林圆)没有管过”。

  收养“没人要”的男童

  林圆很后悔,12年前是她捡到了高游。

  1999年5月16日,高安市上游陶瓷厂附近,林圆推着三轮车沿街叫卖馒头。

  她无意中听到小孩的哭声,一棵松树下的草堆里,一个看上去年约两岁、眉目清秀的男孩被尼龙绳捆绑着,全身湿透,脸上沾满黄泥,一双小脚没穿袜子。林圆没有犹豫,一把抱起男孩。

  林圆就是在两岁的时候没有了妈妈,是大伯把她养大的。

  报警后,警察说会尽快寻找到男孩的父母,不过希望林圆暂时抚养。

  一个多月后,男孩的父母仍杳无音信。

  在当地民政部门的指引下,男孩被送到了高安市的福利院,但未被收留。

  无奈之下,夫妻俩找到了老家萍乡市的福利院,又被告知是“高安的负担”。

  夫妇俩开始为男孩的明天感到迷茫。

  徐明光有一个弟弟,出世76天后就离开了人世。徐明光12岁时,就没有了父亲,是母亲把他六兄妹养大成人。徐明光有个儿子1988年被水淹死时才9岁。

  徐明光夫妻俩无法漠视这个稚嫩的生命,便将男孩抱回了家,还起了一个名字——高游。

  徐明光在高安开着一家餐饮大排档。一天,三个老太太光顾大排档,无意之中看到高游,顿感惊讶:“这个小男孩怎么在你家里,不是死了吗?”

  她们告诉林圆,高游的父母都在当地一个市场做生意,一个卖皮鞋,一个卖布。之前,高游还会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两岁的时候发了一次高烧,之后就不会讲话了。高游的父母把他送给外婆带,每月给200元生活费。后来,就不给生活费了,让外婆把他扔掉。他被扔了两次,一次扔在高安建筑公司门口,两三天没有人捡,第二次就扔在了302国道旁边的上游瓷厂附近的草堆里。

  “再后来,外婆就说这个男孩死掉了。”

  昔日老板与脑瘫养子相依为命

  2000年1月24日,高安市福利院作为送养人,为徐明光夫妻办理了收养登记——准予徐明光夫妻申请收养高安市福利院抚养的弃婴高游为养子。

  徐明光说,收养并非本意,他们只想救活高游,同时为高游寻亲。

  徐明光根据老太太的线索,在她们指认的大市场寻找,但没结果。

  2002年,徐明光夫妻带着高游到南昌的大医院检查病情,结果让他们很意外:除了癫痫,还有脑萎缩、梗阻性脑积水,是一个脑瘫儿。“我以为高游就是不会讲话,是哑巴。”

  徐明光更加急于尽快寻找高游的母亲,以给予救助。妻子林圆更是极度反对继续收养高游。

  一个现实是,在没有找到高游亲生父母之前,他的命就握在徐明光手里。

  医生的安慰又让徐明光看到另一线希望:等高游8岁的时候应该可以治愈脑瘫病情。

  徐明光有了不抛弃、不放弃高游的信念。

  在高游出现之前,徐明光的日子过得不赖:1992年前后,他在广东兴宁承包了10.3公里公路的建设,100多个工人为他打工;1993年到1996年,他承包京九铁路的部分铁路建设;1996年到1998年,他在当时吉安地区的105国道旁投资5万元多元开“华东酒楼”。1999年,徐明光夫妻来到高安市开张餐饮大排档。在老家一带,算是最早的一批“万元户”。

  徐明光坚持为高游治病,同时继续为其寻亲,并为高游办理了智力残疾人证。

  最令徐明光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当地一拨人,时常来到徐明光的酒店闹事。曾有人明确告诉他,如果要收养这个脑瘫儿,就不要在高安待下去。

  徐明光一气之下关掉了大排档,抱着高游回到了老家萍乡芦溪。

  几个月后,他在县城开了一家酒店,起名“高游大酒店”。

  事实上,他已经执著于为高游治病、寻亲,并无更多精力经营酒店。

  一年多时间,“高游大酒店”关门大吉。

  2004年,他又投资开了一家快餐店,起名“六一爱心店”。

  妻儿不满相继离家

  他最终无法兼顾本来完整的家庭,他和妻子、两个儿子的感情正在越走越远。

  2005年,发生在大儿子徐亮(化名)身上的一件事,冲破了这个家庭最后的感情底线。

  这年3月17日,24岁的徐亮带着女朋友,回到家准备给徐明光一个惊喜。

  徐亮告诉徐明光,女朋友已经有了5个月的身孕,他们准备五一结婚。

  徐明光很是高兴。

  徐亮未想到,女朋友得知是高游拖垮了这个家庭,而且还会继续照顾下去,她打掉了肚子里的小孩,决然离去。

  徐明光陷入痛苦,自责、愧疚。

  徐亮更是心生怨恨。

  徐亮与徐明光吵架后,断绝了父子关系,提着行李离家而去。

  小儿子也认为父亲冷落了这个家庭,再未和他联系过。

  妻子林圆同样陷入两难,一边是亲生儿子,一边是结发夫妻。

  2005年4月,心力交瘁的林圆离开徐明光,离开了这个家。

  徐明光抱着高游守着这个家。

  倾尽家当救“儿子”

  徐明光的亲朋好友看到一个完整的家庭支离破碎,都劝他把高游送走。他没答应。

  2005年8月,徐明光关掉了“六一爱心快餐店”,骑着三轮自行车,载着高游,从老家芦溪出发去北京,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帮他解决抚养问题。

  徐明光没有获得帮助,而高游的病情依然如故。

  此后,徐明光带着高游辗转湖南、广东治病,花费近20万元。

  这时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经济来源,加上酒店关闭的一部分直接损失,他保守计算用掉了40多万元。

  花尽了全部家当,惟一的安慰是,高游的病情有所好转,癫痫由从前一次持续一两分钟到现在一次只持续几秒钟,大小便失禁次数也减少了。

  2006年9月左右,他独自带着高游在广州靠帮人卖鱼谋生。

  一次,他骑着三轮车装着高游和鱼,不慎被车撞了。他和高游都住进了医院。出院后,他获得了车主5000元赔偿。

  这事过后,广州当地媒体关注了徐明光收养高游的事迹,引来当地不少学生前来探望。

  其中一名学生画了一幅素描送给他,是他抱着高游的那一刻,起名叫“不是父子的‘父子’。”

  学生们为他捐款4000元。

  2007年,他积攒了资金后,开了一家酒店,起名叫“爱心一家情大排档”。

  在他的努力下,高游的命运陆续受到多家电视台、报纸的关注。

  2009年,通过媒体的努力,徐明光的坚持感动了大家。高游获得了中国脑瘫救助专项基金会的帮助。

  徐明光低价转让了大排档,带着仅有的2万多元积蓄,送高游到基金会指定的上海一家医院接受免费治疗。

  中国脑瘫救助专项基金办公室表示,将负担高游康复治疗的所有费用。

  迟来5年的团圆

  借助媒体的帮助,徐明光找到了妻子。

  林圆从2005年4月离家出走后,一个人去了广西打工。

  离家5年后的2010年9月,林圆才接受了徐明光的“抱歉”。

  3月24日,林圆接受新法制报记者的采访时说:“这么多年还是有感情的,加上小儿子让我回老家带孙子,我就决定回来。”

  回首这5年,林圆还为收养脑瘫儿的名声感到委屈,她说:“前几年经常听到人家说,捡个脑瘫回家就是为了开店免税,为了带出去乞讨,为了赚钱。还说现在这样是自己找苦吃。大部分亲朋好友也疏远了。”

  林圆感慨:“我再不管这个家,那就真的散了,全散了。”

  她后悔捡到高游,“他(徐明光)付出得太多了”。

  去年春节,徐亮与父母团圆,在家呆了10天。

  3月24日,徐亮在电话中告诉新法制报记者,他和弟弟一直在广州打工,还算稳定。他说,父亲是个好人,但做好人的“代价”太大了。他弟弟仍不愿原谅父亲,说:“回家几天,看到这样的事情就会难过,还不如不回去,没看到还没事。”

  徐亮说,自己有两个儿子不养,把一辈子的精力和积蓄不放在这个家,却给了高游,他不理解。

  他说:“好人也没有必要用全家的幸福做代价。”

  他到现在仍是单身,他也担心着“高游一天天长大,父亲却一天天变老”。

  “我会死,高游不能没人管”

  早在2006年,徐明光为高游单独上了当地的非农业户口。2009年解决了高游的低保,现在每月领300元。

  就算这样,徐明光仍难以放心高游,“一碗饭放到高游前面,他都不会吃”。

  他也曾对自己完整的家感到愧疚:“家里的所有都奉献给了高游,放弃了一个家,我原来是一个堂堂正正的老板,现在成这个样子了……”

  目前,虽然高游的病情治疗问题有了着落,但平时还是需要专人照顾,需要抚养。

  3月24日,高安市警方陪同法医赶到徐明光家里,取走了高游的血样。警方对他们夫妻俩做了问话笔录,告诉他们,如果找到了亲生父母,就让他们来认高游。

  再有三年,徐明光就步入花甲之年了,他说:“我会死,但高游不能没人管。”

  □文/图记者尹剑

编辑: 舒晓露 【质疑南昌出租车新一轮“禁止交接班令”】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大江网推荐内容 ***
-澳门大学硕士入学申请月底截止 赣本科生可申请
-南昌公交清明祭扫客运方案公布 高峰开4条专线
-南昌缴1.2公斤冰毒 民警嫌犯一门之隔生死对决
-中国三大石油公司利润超3680亿 第五仅收获5亿
-伦敦50万人示威抗议削减开支 奥运倒数钟被毁坏
-七旬老人购26本字典为输入法纠错 与微软打官司
-拍卖渐热:爱马仕Birkin包 减龄22计 让你变年轻
-10食物美容养生抗衰一步到位 西葫芦炒前先油拌
-恒大老板入选2010福布斯富豪榜 王健林亦列入榜单
-辣妹孕后大肚照首曝光 苗条身材小腹傲然隆起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电子报  
新闻排行榜
一男子卖门票 六女子跳艳舞
重庆全市学校发15000套红色光碟 校内滚动播放
发改委拟根据区域划分制定差别化政绩考核指标
林熙蕾如何美白更胜大S今日低调成婚
江西省展演中心落成 成演绎赣鄱历史文化基地(图)
共青城一男子步行百公里 风餐露宿只为走到湖北女友家
传华润万家将以32.7亿收购洪客隆
百名新疆学子来赣学技能
图说江西
 
大江网视
林熙蕾马尔代夫成婚 爱之船拍浪漫... 
实拍科威特发生有纪录以来罕见特... 
李亚鹏 做全职保姆带女儿李嫣 
劲爆:艺考简历“泄密” 周冬雨年... 
《劲爆点》主播温雅首次回应“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