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新闻网 > 江西社会 正文
女婴之死曝于都私人诊所乱象 大部分混乱不规范
当地规模最大私人诊所涉嫌非法行医
   2011-11-21 05:20   来源: 大江网—新法制报
【字体:  】   在线投稿       新闻热线:0791-86849275     

  赣州市于都县敦本堂熊氏民间中医熊瑞祥中西医结合诊所(以下简称熊瑞祥诊所),在于都71家私人诊所中“规模”最大,10月15日接诊宽田乡珠田村上团组村民11个月大的女婴袁钰时,“声名远播”的老中医熊瑞祥没在家,一名中药调剂员担起了治病救人的“重担”。翌日凌晨,年幼的患者不幸闭上了双眼。

  于都县县长当日批示要求“妥处”,接诊的当事中药调剂员因涉嫌非法行医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但一个多月过去,家属未得分文赔偿,诊所依旧违规行医。

  于都县卫生局称,全县71家私人诊所大部分混乱不规范。并最终因“罚款走形式”陷入“平时监管不力事后处罚不严”的指责声中。

袁钰疑在该所被“治死”

熊瑞祥诊所涉嫌“非法行医”

  女婴死亡私人诊所被指要担责

  11月17日9时许,一名五六岁的小女孩到熊瑞祥诊所看病,吵着“我不要打针”,但未被理睬,医生一边开着处方一边和家长交流。

  见熊瑞祥诊所恢复正常营业,袁林长感到悲愤和不解,一个月前的10月16日,他11个月大的女儿袁钰疑被“治死”,“目前没人担责,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10月15日14时多,袁钰发高烧,被奶奶刘秀兰送到熊瑞祥诊所。

  接诊的是孙良兴,检查发现,袁钰“体温39.3℃,双肺呼吸音粗糙,初步诊断为支气管炎”。

  孙良兴让护士给袁钰打点滴输液、用药。

  16时多,袁钰出汗、发抖、手脚发冷、脸色不佳。

  诊所的熊仁海进一步检查病情,袁钰“仍出汗较多、脸色稍白、肺部有点哮喘音”。

  熊仁海让袁钰喝了一杯糖水,十几分钟后,症状好转。

  回家时,熊仁海交代家长“给袁钰喝点牛奶”。

  近19时,袁钰又出汗,折回诊所,熊仁海发现她“脸色有点发白”,又交待“喝点牛奶”。

  经多次观察,熊仁海发现“袁钰冒汗更大”,便“叫护士注射了‘654-2’注射液”。

  21时多,“出汗停止,脸色较红润”,十几分钟后,熊仁海称“袁钰病情稳定,不用怕”。

  他叮嘱家长:“明天白天再过来复查。”

  刘秀兰称:“孩子回家吃的药全吐了,23时过后,病情加剧,吐血,马上送到了县人民医院抢救。”

  袁钰此时“体温36.9℃,有明显口唇青紫,四肢末端冰凉青紫,呼吸困难,口吐粉红色泡沫痰”,被于都县人民医院下《病危通知书》。

  10月16日凌晨1时15分,年幼的袁钰离世。

  家属怀疑袁钰“被治死”,多次到诊所理论。

  此事在当地传开,于都县县长唐庆敏在事发当日作出批示,要求“妥处”。

  该诊所属民间私人诊所,负责人熊瑞祥找到县领导一度要求“维稳”。

  袁林长称:“一个多月以来,没人担责,没人赔偿,诊所依旧违规行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感到寒心。”

  中药调剂员接诊出事后“失踪”

  袁林长通过网络公布袁钰生前多张生活照,其中一张照片里的袁钰笑得非常可爱,眼睛又大又圆,脖子上还佩戴了一块玉石,手里拿着一包饼干,坐在一张竹椅上。

  江西济源司法鉴定中心提供的尸检报告显示:“袁钰符合病毒性脑膜脑炎、脑水肿致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家属认为诊所“非法行医、误诊”是导致袁钰死亡的主要原因,因为“接诊的孙良兴仅是一名中药调剂员”。

  11月17日,新法制报记者来到当地,在贡江镇马子口找到了这家诊所。一栋六层楼房的二楼外墙悬挂了招牌,除了诊所名称,还另标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熊瑞祥、熊仁海”。

  面对家属质疑,诊所自认为“不存在过错”,并公开上墙张贴《诊所告病友书》加以“澄清”:“家属拒绝走司法程序,诬赖、陷害我们,强蛮索要92万元赔偿金。半个月来长期占据诊所,侮辱、威胁、恐吓、殴打医务人员,在诊所内寻衅滋事、砸招牌、抢相机、故意损毁财物、拉横幅、设灵堂、放鞭炮、焚烧纸香等‘医闹’行为,严重扰乱我诊所正常秩序。因‘医闹’给大家前来就诊带来不便,我们深表歉意。祈求政府依法维稳。”

  家属一方则称:“多次要求对非法行医的孙良兴采取法律强制措施,要求卫生部门采取行政处罚,但由于熊瑞祥(诊所负责人)财大气粗,曾任于都县政协常委,几个儿子在当地有点势力,所以有关部门都没有进行及时、有效的惩处,至今置之不理。熊瑞祥未赔偿分文,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甚至打来电话恐吓。”

  袁林长曝出,该诊所为家族诊所,所以难“各司其职”,才出现“中药调剂员接诊”一事。

  诊所负责人熊瑞祥接受新法制报记者采访时,承认袁林长所述“家族诊所”及“关系谱”一说,他说:“我当了十多年的县政协常委,我二儿子是在公安机关工作,但没插手这个事。中药调剂员孙良兴是我女婿,助理医师熊仁海是我大儿子,我女儿是收费员,我爱人是中药师,4名护士是从卫校招聘的,诊所一共12人。我做中西医诊所50多年。”但类似“关系广、钱多、死路一条”之类的话,“是他(袁林长)自己编造的”。

  记者要求见孙良兴,熊瑞祥称,孙良兴没再上班,已经“躲起来了,不敢露面,怕被家属打”。“告他(孙良兴)开处方,如果是非法行为要判十年。”

  涉嫌非法行医被立案调查

  熊瑞祥称,此次诊疗事件本身,“家属隐瞒了实情、病情”。

  这一点与于都县卫生局调查到的情况相符,该局在《关于宽田乡珠田村患儿袁钰死亡医疗纠纷有关情况汇报》中介绍:“10月12日,袁钰到宽田卫生院高龙分院诊治,初步诊断为感冒发热,进行了输液。15日再次发热,到熊瑞祥诊所就诊。”

  熊瑞祥称:“要真的是直接送到我诊所,那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但事情并不如此简单。

  11月17日,于都县卫生局医政股股长谭程长接受新法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到熊瑞祥诊所就诊时,是孙良兴接诊的,看完病后,给袁钰开了处方,然后拿给药房,直接输液和用药。处方笺没有医生签名。”

  “按照相关法律,中药调剂员不能接诊看病,更不能开处方,”谭程长表示,“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行医按法律属于违法行为。”

  后来,熊仁海来到诊所,在处方笺上补签上了医生签名,同时还将他父亲熊瑞祥的名字也代签了。

  经调查,熊仁海是助理医生,按照相关法律,“必须在执业医生指导下行医”。

  “虽然熊瑞祥有执业医师资格,但必须是本人开处方、签字,也不存在代签名,显然也是违法的。”

  熊瑞祥告诉新法制报记者:“我14日去了湖南长沙,没在家,16日接到出事通知就连夜驱车赶回于都。”

  然而,熊仁海在两三年前就随父行医,熊瑞祥说:“一直都是他(熊仁海)开处方,代签名。”熊仁海受访时拿出厚厚几叠近几年的处方笺证实:“都是我签的。”

  熊瑞祥辩称:“代签我的名字,是我授权了的,出了事我负全责。”

  那孙良兴开处方,作何解释?熊瑞祥称:“开了处方是事实,但他(孙良兴)没有签字,就没责任。我儿子签的字,他负责。”

  10月17日,于都县卫生监督所对熊瑞祥诊所调查,发现进门处两排沙发上坐着7名患者正在输液治疗。治疗室操作台旁有4个污物桶,无标示,桶内装有使用过的一次性医疗废物,未毁行、消毒、无害化处理。

  该所所长欧阳小赣接受新法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他们(熊瑞祥诊所)还涉及聘用没有经过注册的护士,属非法聘用非卫技人员。”

  基于上述依据,10月26日,卫生局开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对熊瑞祥诊所处罚9000元。

  但孙良兴涉嫌非法行医,并不在处罚之列。

  对此,谭程长表示:“县公安局已经对他立案调查,我们不好作‘双重处罚’。”

  “私人诊所比较混乱,不规范”

  谭程长介绍:“‘女婴之死’案发后,卫生局主持调解了两三次,但双方分歧太大,目前没有结果。”

  家属接受采访时透露,目前他们还未启动司法程序,比如申请医学会介入鉴定或做法医学鉴定。

  “主动权在患方,”谭程长表示。

  而更令人关注的是,“女婴之死”或许仅是一个缩影,其背后暴露出的是当地整个私人诊所行业存在的乱象。

  正如诊所方对卫生局给予的9000元行政处罚表示不服所说的:“说我们聘用非卫技人员,又不是现在才有的事,聘用时间长的也有两三年了,而且我们曾多次向卫生局提出注册,但没被受理。”

  “说我们没有无害化处理医疗废物,也不是现在才有,而且我们早前多次提出纳入集中处理。何况,这是整个行业的现状,不是我一家。”

  谭程长也坦承:“在全县71家私人诊所中,大部分都存在这些违法违规问题,比较混乱,不规范。”

  在整个行业都这样的背景下,熊瑞祥诊所因此受到处罚,外界归结为“明显是受‘女婴之死’事件影响”。

  欧阳小赣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这次处罚9000元,确实与此事有关联,但平时我们也都处罚,只是以要求整改为目的,罚款不是目的。”

  罚款后违规行为照旧卫生部门“视而不见”

  谭程长告诉新法制报记者:“熊瑞祥诊所在全县算是规模最大的一家私人诊所,十多个医务人员,开了很多年,名气大,业务大,相当于一个卫生院。其他的诊所都是一两个医务人员。”

  这样一个诊所,当地卫生部门平时监管如何?

  采访中,记者留意到,县卫生监督所曾在《监督意见书》中要求熊瑞祥诊所“立即停止开展输液活动;清退非卫技人员;医疗废物分类、毁形、消毒处理并登记”。

  谭程长表示:“这些私人诊所,按照有关规定,我们卫生局都要求他们不能从事输液项目,这在他们的‘执业许可证’里的执业科目都有提到,说了不能输液,他们没有单独获得‘输液许可证’。他们一般都做不到医疗废物管理规范。”

  而直到11月17日新法制报记者在熊瑞祥诊所采访时,熊瑞祥带记者查看了其医疗废物处理,仍然是“治疗室操作台旁有四个污物桶,无标示,桶内装有使用过的一次性医疗废物,未毁行、消毒、无害化处理”。

  关于熊仁海代签名,他仍当记者面为患者开具处方,医生签名处,也同时签下他和熊瑞祥两人的名字。

  这些,当地卫生部门都“视而不见”,他们也未向记者作出正面回应。

  这样的监管,卫生部门当初的9000元罚款被怀疑是“走形式”,而对于当地整个民间私人诊所行业来说,或许,熊瑞祥诊所又沦为一个缩影。

  吊诡的是,熊仁海早前还以县政协委员的身份,提交了这方面的提案《我县诊所、村卫生所医疗垃圾处理现状及建议》,称,“2003年实施的《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对医疗废物处理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而广大乡、村医疗卫生机构因各种原因尚不能纳入集中处置,只能自行处置医疗废物,这必然留下安全隐患。”

  卫生部门却在作出对上述提案回应的《对县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第79号提案的答复》中称:“对违法违规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利用法律武器威慑违法者”,但这样的决心,并未使当地卫生部门从“平时监管不力事后处罚不严”的指责声中脱身。

  □文/图记者尹剑

编辑: 黎中元 【宜春怪事:大桥竣工N年 引桥不动工】
    相关新闻:
>>女婴之死曝于都私人诊所乱象
>>乱象,折射散工劳务市场管理缺位
>>IPO,股市难以承受的乱象
>>病危女婴哭着要妈妈
>>昔日乱象丛生 今朝井然有序
>>《吉安一流浪少妇蹊跷怀孕》追踪
>>南昌家政市场乱象丛生
>>南昌银保产品销售有点乱
>>南昌治理城市乱象和行为陋习
>>南昌站前路开辟“专用车道”
  
*** 大江网推荐内容 ***
-南昌市公选95名领导干部 让年轻干部“挑大梁”
-今年前10个月江西房地产开发投资回落 销售下滑
-芦溪县华辉电源公司职工血铅超标被停产整改
-济南一市民收入超标10元被退廉租房 已退20余户
-女子网购化妆品汞超标17万倍 用后患罕见汞中毒
-四姑娘山获救者被罚1500元 为私自进山首张罚单
-内衣诱惑 玩情趣也得讲究方法 写在便条上的爱
-你患上“爱情沉默症”了吗 冬季养生 远离“三憋”
-武僧KO海豹突击队员引热议 CBA明星多似NBA分赛区
-美国体操队主帅性侵女队员 五岁神童会"马赛回旋"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电子报  
新闻排行榜
  • - 报告称房地产限贷和限购政策明年或放松
  • - 车坠山崖摔成两截 司机神奇躲过一劫[图]
  • - 安徽一高校女教师露富被大学生勒死
  • - 全国铁路所有Z字头列车今起实行网上售票
  • - 女子3年给男网友汇款19万 见面不超过五次[图]
  • - 江西双向免费招聘会落幕 毕业生看重“增值”空...
  • - 江西10月效能监测:地税排榜首 石化石油垫底
  • - 201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21日起打印准考证
  • - 方文山周杰伦携群星刮“中国风”席卷洪城(图)
  • - 赛义夫被抓捕时称愿以20亿美元换自由
  • 大江网视
    美将在澳驻军 奥巴马称无意围堵中国 
    陈慧琳公开再度怀孕 无意放弃手头... 
    深圳地沟油已流入某些政府机关食堂 
    奥巴马宴会被占领 歌手弹唱抗议歌... 
    韩寒嘲讽郭敬明太高调 
    图说江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