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江西新闻网
电子商务景瓷网 | 大江论坛 |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新闻网 > 天天315 正文
贵溪市晨阳中学拖欠农民工工资十年 股东互称“受骗”
律师表示农民工可直接起诉学校
2012-03-13 07:34  
来源:
大江网-新法制报
字体:   | 大江论坛 | 查看评论
新闻热线:0791-86849275

  彭天根3人拿着十年前的“白条”,一次又一次地找到鹰潭贵溪市晨阳中学,却多次被一两千元“打发”,至今十多万元的农民工工资没着落。为此,晨阳中学落下“恶意欠薪”的嫌疑。

  晨阳中学是一所民办中学,2002年筹建时因建设资金问题中途停工,从此命运多舛。学校在无奈之下引入新的投资,新老股东之间却因学校债务问题发生分歧,互称“受骗”。面对前来学校收债的人,股东之间出现“互推”。债权人认为:“学校欠我的钱,我问学校要总没错。”

因欠薪遭质疑的贵溪市晨阳中学

  欲起诉讨薪不知该告谁

  我们找过律师咨询,准备告到法院,但就因为股东纠纷和法人代表的变更,到最后我们想告都不知道该告谁

  2月29日,拿着欠条,彭天根、孙禄火、龚少林三人从乐平老家又一次赶到贵溪市晨阳中学,想讨回十年前的工资。

  他们称:“2002年建学校的时候,教学楼、宿舍楼等土建工程就是我们‘包工不包料’建设的。”

  但他们没有想到,在建完快三分之二的工程后,学校说没钱,让他们带着施工队回家,并给了他们一张协议——“所欠债务清单”,共欠17.5万元。

  他们更没有想到,这一欠就是十年。如今的晨阳中学早已建成,有600多名学生在校读书。

  当天,彭天根指着两幢红色外墙的教学楼对新法制报记者说:“这些教学楼和宿舍都是我们最早来这里建起来的,学校说没钱让我们停工,但马上又叫其他人继续施工,把工程建了起来。”

  他们最初并不特别在意学校中途让他们带着欠条停工走人、然后工程又给别人建这回事,“我们做了多少工程,你(学校)应该给我结多少工资,按合同算”。但事态的发展让他们觉得这一切可能是一种“特意安排”,因为十年来,学校只是陆陆续续在逢年过节时兑现了一部分工钱,“去年过年给了5000元,之前的几年分别给了几次一两千元,到现在加起来一共才付了2万元左右”。

  彭天根说:“十多年前的17.5万元,到现在算上利息恐怕都不止这点了,没想到最后还是张‘白条’。”

  三人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材料,是学校与他们在2003年4月18日签订的关于“付款方式”的协议书,协议书称:甲方(晨阳学校,代表人为汪白清、程学登)在2003年10月付给乙方余额30%,其余在2004年春节前付清。

  彭天根表示:“我们也找过有关部门协调,但都没有成功。原因是,学校系民办学校,多个股东陷入复杂的债务纠纷之中,而且学校曾变更法人代表,彼此之间推来推去。”

  彭天根给新法制报记者看了一份拟好的起诉书,说:“我们找过律师咨询,准备告到法院,但就因为股东纠纷和法人代表的变更,到最后我们想告都不知道该告谁。”

  学校董事长称“也是受骗者”

  学校欠下的债务不是最早的80万,也不是后来的170万,而是更多

  2月29日,晨阳中学董事长孔慧丽接受新法制报记者采访时称:“他们(彭天根等人)的债务不在我头上,我和汪白清(前任法人代表)是有协议的。”

  但汪白清的说法是,彭天根等人手持盖有学校公章的欠债协议书,“当然问学校要”。

  学校负责人之一的徐校长表示:“你们(彭天根等人)为学校做工程,钱问学校要是对的,但股东之间有纠纷,要先弄清楚(谁还这笔钱)。”

  关于学校股东债务纠纷的情况,孔慧丽进而又表示“我也是受害者、受骗者”。

  孔慧丽向新法制报记者介绍说,她2003年加入学校并成为股东。

  “汪白清的一个好朋友张志平,也是我十多年的好朋友,找到我说‘汪白清投资办学校,我也入了50万元的股’,邀我一起投资。”

  2003年12月19日,汪白清、张志平、王明华(孔慧丽的爱人)分别以甲、乙、丙三方名义签下了《合伙办校协议书》,约定:三方一致同意所有学校财产295.896万元(其中含学校债务83.6688万元),甲方占学校40%股份、乙方占学校30%股份、丙方占学校30%股份。

  协议同时注明,在签下协议之前,“学校除上述债权、债务以外的其他所有债权、债务由甲方享受和承担,与乙、丙二方无关……甲方为学校校长、法人代表,负责学校全面工作”。

  孔慧丽入股学校的时候,有129个学生。

  而这时,彭天根的债务已经产生,但正是这份协议,成了彭天根等人的债务被晾起来的诱因。

  根据孔慧丽的说法,在她入股参与办学时,学校对外欠下的债务在《合伙办校协议书》中显示为80多万元,但她发现自己“上当了”,“学校的债务根本不是80多万元,经常有人来要债”。

  几个月之后,孔慧丽甚至萌生撤资之意。

  2004年4月18日,孔慧丽、汪白清、程学登三人又签下《贵溪市晨阳中学合股办学协议书》。

  新法制报记者注意到,这次协议的股东中,并没有出现此前《合伙办校协议书》中的股东张志平及其50万元的股份,而是变成了程学登。事实上,程在此前就是股东,他和汪合股办学。而这时学校的债务也由此前的80多万元变成了170多万元。

  该协议称:“各股东因投资、股份、债务、学校组织机构及经营管理等事项发生纠纷,经充分协商达成协议,经全体股东一致认可的已投资资金:汪白清120万元、孔慧丽129万元(含后期资金59万元)、程学登51万元,合计已投资300万元。经全体股东一致认可的为建校所负债务总额为1715728元(具体见附件《建校债务清单》)。”

  此后,孔慧丽成为了学校的董事长、法人代表。

  而这份《建校债务清单》印证了孔慧丽之前所怀疑的,“债务根本不是80多万元”。

  孔慧丽称,自己没有退路,认可了160万元(《建校债务清单》最终显示为1599946元)的债务,并另外签下了一份承包协议。

  直到彭天根等人找到学校追债时,孔慧丽才发现,“学校欠下的债务不仅仅不是最早的80万元,也不是后来的170万元,而是更多”。

  孔慧丽拿出《建校债务清单》给新法制报记者看,其中只注明了签下彭天根等人的10万元债务,后来又修改为了4.1万元,而并不是盖有学校公章的“欠条”所显示的17.5万元。

  学校股东之间纷争不断,让彭天根等人成为了受害者,导致十年前的工资至今没有着落。

  “希望来要债的人走法律途径”

  还有很多人,都说学校欠他们的债,但和建校债务清单上的数额都对不上。我希望债务的人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关于这笔拖欠已久的农民工工资,孔慧丽称,汪白清后来承认“160万元以外的债务由他(汪白清)自行承担”。汪白清在2004年11月15日也向彭天根等人出具了一份《承诺书》,称:“贵溪市晨阳中学所欠彭天根等人基建款17.5万元,从汪白清晨阳中学股东扣除偿还给彭天根,并在2004年至2005年底全部付清。”

  和此前的协议书“欠条”一样,同样是张“白条”,至今没有兑现。

  3月6日,汪白清接受新法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当时主要是担保的意思,说学校不会少他们(彭天根)的工钱,少了我自己垫给你。”按照汪白清的说法,“其实这些债务不是我个人的债务,是学校的债务,应该由学校来偿还”。

  汪白清还表示:“这么多年,按照协议相关的约定,我们股东都是有相应的分红的,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没得过一分钱,而且孔慧丽也没有严格按照有关的协议投资,钱没到位。”

  汪白清又称:“要是孔慧丽该投的钱都到位了,我们的分红也都给我们,就不存在还欠这么多债务了,早就还清了。”

  在汪白清看来,自己才是受骗者,“我把董事长和法人代表都让给了她(孔慧丽),现在该还的债务又不还,我们的分红也没有了”。

  汪白清认为:“学校是民办学校,是一个企业,债务应当由企业来还,股东共同承担,这肯定不是我一个人头上的债务。”

  真正令孔慧丽感到疑惑的,不仅仅是彭天根等人的这笔债款,“另外还有很多人,都说学校欠他们的债,但和建校债务清单上的数额都对不上,我怀疑这不是真实存在的债务”。

  孔慧丽表示:“我希望像彭天根一样认为学校欠他们更多(超出学校债务清单)的债务的人,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而不应该天天到学校来闹。”

  律师称可直接把学校列为被告

  可以直接把学校列为被告,因为是学校欠钱

  在彭天根等人看来,你们股东之间再有纠纷,其实不关债权人的事情。“我们是给学校做的事,又不是给汪白清个人做事,这个钱,再怎么说,都是学校应该还的。”

  2月29日,新法制报记者在当地采访时,彭天根表示,其实他们已经写好了诉状,但“确实不知道去告谁”。

  在他们准备的起诉书中的“诉讼请求”内容显示:“请求贵溪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三被告履行清偿协议书中的原告的债务款17.5万元的农民工工资及利息153090元。”

  这份诉状中的被告,即贵溪市晨阳中学的三名股东。

  彭天根告诉新法制报记者,他们后来咨询了法院,“根本立不了案,因为股东相互扯皮,首先要股东之间理清他们的纠纷”。

  而据了解,汪白清曾在2011年与孔慧丽对簿公堂,但他们的股东债务纠纷至今未见明朗。

  “难道他们股东之间债权债务没有扯清之前,我们农民工的工资就拿不到吗?据我们知道的外面还有三四十万元的债务,性质和我们是一样的,学校没人认账。”彭天根困惑不已,他甚至想到公安部门去报案,告校方恶意欠薪。

  对此,江西法报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峻律师称,《刑法修正案(八)》确实规定了“恶意欠薪罪”,规定“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但是否构成恶意欠薪罪,是有条件的:主观上应是“恶意”;其次,本罪的成立应当以“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而不支付”为前置条件。行为人客观上实施了“逃避支付”和“拒不支付”两种行为,仅仅有这两种行为还不能构成本罪。

  而对彭天根等不利的是,有关部门之前并没有认定用人单位或雇主存在拖欠、克扣工资,更没有责令其支付所欠工资。“所以,本案不构成恶意欠薪罪,他们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学校承担,”杨峻说。

  虽然难以构成“恶意欠薪罪”,但杨峻给出的建议是,要敦促政府部门介入,责令学校支付工资,另外,“告股东个人是没有意义的,可以直接把学校列为被告,民工并不需要过多顾及会否受到股东之间的债务纠纷,因为是学校欠钱”。

  文/图 记者尹剑

   编辑: 黎中元
  相关新闻
更多评论
[5197789]大江网友: 2014-01-25 16:50 发表评论:
垃圾学校.

[5022424]大江网友:008 2012-04-21 17:32 发表评论:
这学校太黑了,欠钱不还, 大家不要晨阳中学读书,简直就破学校。

您的评论
用户名:
您的观点:
          



请您注意: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此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 电子报 -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296号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36120170002 药品信息服务证
江西日报社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