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新闻网 > 江西社会 正文
行政划拨土地上冒出私人房产[图]
鄱阳县房管局称系政府同意的“行政单位融资模式” 县国资办称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现状
   2012-04-13 06:31   来源: 大江网-新法制报
【字体:  】   在线投稿       新闻热线:0791-86849275     【查看所有评论】

  上饶鄱阳县水利局12层的办公大楼,从外面看“花哨”得很,甚至存在令人啼笑皆非的镜头:“住宿、餐饮、美容美发”下面拉着一条行政单位“改进机关作风、提高办事效率、提高服务水平”的红色横幅。而更匪夷所思的是,宾馆所占据的三个楼层已办下私人房产证。

  鄱阳县国土局表示,“水利大厦的土地是行政划拨给水利局的,房产不太可能卖给私人。”但县房管局透露,“城北新区大部分行政单位办公楼都是通过这种融资模式建起来的,县政府同意的。”而新法制报记者发现该县曾发文“不得出让房产权抵所建工程款”。

  对于国有资产流失的现象,当地更多的是用“历史问题”来回避。

“鄱阳水利局”的牌子和宾馆广告比很不显眼

  行政单位与宾馆“住”同一屋檐下

  水利大厦大楼前的石雕刻着鄱阳水利局字样。但大楼更显眼的是利水宾馆、利水大酒店等字样

  4月11日,鄱阳。

  在城北新区鄱阳湖大道的一栋12层高的大楼,面向街道采用大面积绿色玻璃装饰,中间四个大字显示这是水利大厦。楼顶飘着一面红旗,大楼前的石雕刻着鄱阳水利局字样。

  极不相称的是,站在这栋楼前,更显眼的是利水宾馆、利水大酒店等字样。

  新法制报记者注意到,大楼大门上方四个红色大字——利水宾馆下面有两行反差极大的字:“住宿、餐饮、美容美发”(宾馆广告灯箱)和“改进机关作风、提高办事效率、提高服务水平”(行政单位红色横幅)。

  走进一楼宾馆大厅,记者没有看到去水利局的指示牌,宾馆前台服务员指着身后说:“坐电梯上去,水利局在六楼。”

  行政机关单位所在的办公楼,为何被企业占据?

  一楼的一家超市人员告诉新法制报记者:“水利大厦早年建设的时候,有一部分房子是我们自己出钱建的,建起来后当然就是私人的。”

  记者走访了这栋楼的一些企业经营人员,按他们的说法,水利大厦的房产属于该局与一些老板共同出资建设,房屋产权各自分割。

  行政划拨土地上“长出”私人房产

  水利大厦使用的土地属于行政划拨用地,但水利大厦的第一、第三、第四层产权却为王松亮个人所有

  此前,新法制报记者从当地一位律师处了解到,行政单位办公使用的是划拨土地,而私人房产则需要通过出让方式取得土地。那么同一栋房产何以被行政单位与私企分割,土地是谁的?

  4月11日,新法制报记者来到鄱阳县国土局,从档案室查询到的信息是,水利大厦使用的土地,确实属于行政划拨给水利局的办公用地,面积7359.3平方米。

  据县国土局有关工作人员介绍,水利大厦建设于2004年前后,直到2008年才补办了行政划拨土地证。

  对于水利大厦存在的私人房产现象,国土部门有关人员表示:“这是不太可能的,划拨土地怎么可能建起私人房产呢。”

  但随后记者从当地工商部门和房产部门得到的信息,证实了这一点。

  在鄱阳县行政服务中心的工商局窗口,记者查询到的信息是,利水宾馆的业主为王松亮,于2008年申请,属个人经营。

  其位于水利大厦的经营场所是怎么来的?

  来自县工商局的信息显示,水利大厦的第一、第三、第四层产权均为王松亮个人所有。记者查询到的资料还显示,三层楼分别有房产证,而且分别在银行作了抵押贷款。

  那王松亮到底是投资建房还是通过购买取得的房产?记者随后电话联系了王松亮,他表示,“我们当时是(与水利局)合资建房。”

  记者询问建房所用土地是如何取得,他称,“你可以到水利局去查档案,也可以到相关部门去查,都是七八年前的事了,经过了检察机关那么多次调查,你去问水利部门吧,我一下也说不清楚。”

  记者从水利局得到的信息也如王松亮所称,该局局长余国才称,“产权都是他们(王松亮)的,跟我们一起做的。”

  而对于划拨土地为何能建私房?余国才表示:“我刚过来两年,这个不太清楚。”

  “你代资建楼,我给房产抵工资”

  鄱阳县建设局一名负责人透露,“水利大厦的竣工材料没有归到我们这里来。”房管局档案室工作人员也透露,“水利局自己都没有房产证”

  新法制报记者从鄱阳县国土局了解到的另一个信息是,水利大厦目前只有行政划拨土地证,并未发过其他土地证。

  也就是说,王松亮即使拥有房产证,但他并没有取得土地证。

  吊诡的是,没有土地证何来房产证?

  记者从县房管局档案室查到的信息是,水利大厦总共12层,只有第一、第三、第四层办理的房产证,其他楼层都还没有发过房产证。

  档案室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三层房产证是2008年办的,属于股份制房产。”

  对于股份制房产的概念,县房管局办公司一名工作人员介绍,“由股份制公司建起来的房产,按股份比例分割,分割后的房产叫股份制房产。”不过,“现在没有这种叫法了。”

  记者从鄱阳县建设局了解到的另一个信息是,档案室一名负责人透露,“我管这一块的,我很清楚,水利大厦的竣工材料没有归到我们这里来。”

  如果这一说法属实,是否表明水利大厦虽然已经使用了多年,但在法律层面由于手续并没有完善,还未竣工?

  房管局档案室工作人员也透露,“水利局自己都没有房产证。”

  这进一步凸显了划拨土地“长出”私人房产的诡异。

  记者找到鄱阳县房管局局长张运金了解相关情况时,他以“好早以前的事情了,我也是刚来的”为由,没有作出正面回应。不过,他建议记者采访该局党组副书记、交易所所长王运泉。

  王运泉在接受新法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水利局)跟施工单位(王松亮)签了合同,你(王松亮)代资建起来,我(水利局)给多少房产给你抵工资。本来是政府出资来盖这个楼,但政府没有钱,等于是单位卖给他(王松亮),再给他发一个房产证,就是这个意思。等于是融资。(办公楼)开建的时候双方就谈好了的。”

  他表示,“这不是用划拨土地办了私人房产,不是这种概念。”

  按照王运泉的说法,王松亮办理房产证并未提供土地证,那办理房产证的依据在哪里?正是房管局所称的水利局与王松亮之间的买卖合同。但记者要求查看该份合同,经过几番周折,该局仍未提供。

  县政府同意的“融资模式”?

  “这种模式运作了六七年,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政策,是政府同意的,要是政府不同意的话,我们还敢给他发房产证,那还得了”

  采访中,王运泉也表示“土地证是办不到的。”那房产证属违法颁发吗?

  王运泉向新法制报记者透露,“我们城北新区这一块,普遍存在这种问题,大部分单位都是划拨土地,一个大楼(办公楼)建起来,几百万上千万的资金,一个行政单位哪里有那么多钱。这是一种运作的方法。”

  王运泉称:“当时在运作的过程中,开发商可以跟局里、跟融资单位单独去谈。到了2010年,县里召开会议,城建口以及相关单位都参加了,就会上说,城北新区运作的差不多了,以后所有单位不要这样运作,所以现在就没有了。也就是说,2010年以后,这种运作模式就终止了。”

  他称,“这种模式运作了六七年,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政策,是政府同意的,要是政府不同意的话,我们还敢给他发房产证,那还得了。”

  这一说法,在鄱阳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国资办)也得到证实。该县国资办副主任盛养春还举例说:“卫校是去年做计划的,地都划好了,现在一直都没动,动不了,当时他们学校提出这个要求,采取这种方式,我们都反对。是去年上半年的事情,提出这个事,我们就反对,建设局都比较赞成我们的做法,说你这个可不行,你通不过省里的验收。你直接把土地给开发商,开发商帮你做这栋房子,那边一进一出,你这里面就有好大的漏洞,所以现在就没动了。他(卫校)就是想采用以前那种模式,采取那种模式很容易出问题的。”

  “国有资产流失肯定是有的”

  鄱阳县政府2008年1月7日一份“方案”规定,“通过负债或集资形成的资产,经审核工程欠款后,租金收入全部用于还清债务和集资款,但各有关单位不得将房产权抵作所建的工程款,实际成为出让房产权”

  但值得怀疑的是,划拨土地“长出”私人房产,真的是县政府同意的一种“融资模式”吗?

  新法制报记者从县国资办拿到了一份鄱阳县政府2008年1月7日发出的文件——《关于全县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实行集中管理、统一经营的实施方案(试行)》,该“方案”规定,“通过负债或集资形成的资产,经审核工程欠款后,租金收入全部用于还清债务和集资款,但各有关单位不得将房产权抵作所建的工程款,实际成为出让房产权。”

  按此,鄱阳县政府并没有“同意这种融资模式”之意。但这一现象的存在又作何解释?

  新法制报记者在采访房管局时曾问道,既然县政府突破自己制定的“方案”,那是否下过相关文件或抄告单?

  王运泉表示,“2010年的时候,县政府考虑到很多为行政单位投资建了办公楼的老板的利益,当时就开了会,说统一为他们办理产权证。这个本来就是不可能办的事,县里面都是口头说的,不可能回去发文或发抄告单。不过当时应该有相关的会议记录。我们肯定按照县政府的意思办,房管局哪敢自己做主办这个事。”

  4月11日,新法制报记者来到鄱阳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县长、分管县长都不在,都忙去了”。

  该县常务副县长陈振华的秘书王建发接待记者时介绍,“那时候的会议记录(关于县长办公会)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要找起来非常困难。我回头跟县长汇报这个事,再给你们作个书面答复。不过,县长也是新来的,一些老干部都没在原来的岗位了,新来的都不一定清楚这些事。”

  但截至记者发稿时,鄱阳县政府并未回复相关情况。

  在采访中,围绕当地所称的“融资模式”,国资办副主任盛养春还提出了一些质疑,“这个事是有国土流失的现状,有的单位故意搞这个事,当时可能存在,因为他不缺资金,他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它给卖了,可以融资贷款。”

  而对于国资监管方面,盛养春表示,“当时监管确实比较难,我们只是事后介入没办法事先介入,因为我们国资办是2008年成立的。现在是可以介入的,固定资产要变更就要经过我们国资办。”

  江西京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曹晟认为,划拨土地是不可能建私人房产的。

  采访中,当地有关部门多名工作人员也坦承,“国有资产流失肯定是有的。”

  面对这些流失甚至仍将流失的国有资产,鄱阳当地该如何处理?本报将继续关注。

  □文/图 实习生张志芸 记者尹剑

编辑: 兆明 【江西三部门联手治理择校乱收费 学校私设“小金库”将严查】
    相关新闻:
[5125336]大江网友: 2013-04-29 15:41 发表评论:
国有资产流失肯定是有的,但县有关单位要重视。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大江网推荐内容 ***
-南昌航空大学原副校长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
-隐翅虫毒液可致眼瞎 南昌每年都有人“中招”
-江西风雹灾害已致18.5万人受灾 4人死亡
-广外“神仙姐姐”秒杀网友 不想炒作拒采访(图)
-北京部分学校给家长布置作业 海淀教委称不主张
-媒体探访故宫未开放区:文物已经搬存别处(图)
-凌潇肃唐一菲被传婚期将近 回应:不想被打扰
-霍思燕与男友分手 疑因与黄奕骂战惹男方不满
-美国女足队花拍摄泳装照 赤身胴体靠体绘遮羞
-郜林女友在电视台实习 变身中甲随队记者(图)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86849735
电子报  
新闻排行榜
  • - 南昌航空大学原副校长刘志和涉嫌严重违纪接受...
  • - 鄱阳县城女教师取款12万元当街被抢 7嫌犯全落网
  • - [江报直播室]明察暗访 查源追责 南昌掀整风风...
  • - 坚定信念立足本职扎实工作 江西党员干部坚决拥...
  • - 深圳14岁学生被推入25米深废井致死(图)
  • - 建筑工人被风刮出50米远 永丰县直接损失达1.7...
  • - 大江舆情研究中心揭牌 为江西首家舆情研究机构...
  • - 南昌八一中学执行校规第一 孩子挨饿不管[图]
  • - 宜春学院26名男生剃光头 为患病同学加油[图]
  • - 九江一开发商违建小产权房被批捕
  • 大江网视
    杨丞琳为罗志祥裸背上阵 牺牲形象... 
    车晓被曝与山西首富老公婚姻终结 ... 
    泰坦尼克首映浪漫求婚 15年经典从... 
    “陪读奶奶”上学堂 同桌四年只为... 
    孙俪《甄嬛传》片场庆生 戏里暗斗... 
    图说江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