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江西新闻网
电子商务景瓷网 | 大江论坛 |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新闻网 > 赣记写天下 正文
临终关怀志愿者杨伊宁:让每个生命都有尊严地谢幕[图]
湖北女孩义务服务临终病人 称不是在帮他们而是他们在“拯救我”
2015-02-04 06:33:33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手机报
编辑:周珺    作者:王文
字体:   | 大江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0791-86849275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P到10658000,3元/月
爆料投诉请进入江西微博 问政江西

  核心提示

  今天是第16届世界癌症日。随着居住环境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以及社会人口老龄化的进一步加速,我国癌症患者逐年递增,每年因癌症死亡高达270余万例,其中70%的癌症晚期病人需要临终关怀。

  杨伊宁就在做这样的一件事。这位32岁的女子,4年前加入了国内首个临终关怀公益组织——上海“手牵手生命关爱中心”,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姑息治疗科担任临终关怀志愿者。2年前,见证太多生死的她辞去工作,开始了一个人的背包行走。5个月前,她又开始了另一段旅行——采写一本关于生命故事的书。

  1月27日,在雾霾笼罩下的南昌,裹在宽大衣服里的娇柔的她,接受了新法制报的采访。

  杨伊宁

  ●1983年出生

  ●湖北人

  ●新浪微博:伊宁的生命记录

  ●2003年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系

  ●2011年成为一名临终关怀志愿者

杨伊宁在西藏 图/受访者提供

  “优生”很有必要 “优死”也很有必要

  新法制报:什么是临终关怀?

  杨伊宁:临终关怀不是一种治愈疗法,它既不促进也不延迟病人死亡,而是提供一个支持系统,使病人在临终前过一种尽可能主动的生活,个人尊严不因生命活力降低而递减;同时使病人家属正确、从容地应对病人生存期间的情况以及自己所承受的伤痛。

  现在“优生”谈得非常多,但对于死亡,人们心存忌讳和恐惧,显得沉重、痛苦甚至有些滑稽。我们看过很多被剥夺了“自主权”的病人。比如有个已经进入弥留之际的晚期肺癌病人,医生向家属建议放弃抢救,因为即使抢救过来,也活不了多久,并且非常痛苦。但家属的意见是尽力抢救。最后,那个病人躺在ICU,全身插满管子,活了不到36个小时。

  “优生”很有必要,“优死”也很有必要,可以减轻离世的痛苦,让每个生命都有尊严地谢幕。也因此,临终关怀诞生至今不到50年,便从发源地英国走向了全世界,成为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标志。

  新法制报:你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临终关怀志愿者的?

  杨伊宁:我从小就对生死的事情感兴趣。2011年底,我在一位心理咨询师的微博上,看到了全国首家临终关怀公益组织上海“手牵手生命关爱中心”招募志愿者,就立刻报名了。在接受了半年的培训后,每周日的下午,我便去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姑息治疗科,陪伴那些晚期的癌症病人,帮他们打开心结,协助完成最后的心愿。

  新法制报:临终关怀,意味着要和服务对象共同面对死亡。你为什么会作出这样一个选择?

  杨伊宁:那时候已工作多年,我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打拼,感觉前面空空的,背后也什么都没有。这种空虚感让我感到可怕,我决定改变。

  更好的职场发展,赚更多的钱,这些在看得见的未来都可以实现,但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内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当时并不知道。我需要一个出口,或者说是一种突破。

  “不是我在帮他们,而是他们在拯救我”

  新法制报:在从事临终关怀志愿者服务的过程中,你遇到过什么障碍吗?

  杨伊宁:障碍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面对死亡,如果说一点也不害怕死亡,那是假的。哪怕心理做好了准备,但真的踏入病房时,感觉大不一样。有一次,我服务一个女病人,她患了乳腺癌,整个胸部都腐烂了,推门进去,恶臭扑来。我心里直害怕,当时一咬牙,硬着头皮去帮忙换纱布。后来做着做着也就习惯了。

  另一方面是面对病人的质疑。有一次,一个病人刚见到我们时,对我们大吼大叫:“你没死过,又没得过癌症,你才二三十岁,有什么资格来陪伴我的最后一段路!”我觉得其实可以理解,大多数人在临终的时候都会愤怒、难过和不舍。这些只是他们情绪发泄的方式。

  新法制报:期间你遇到过怎样的故事?给你怎样的感触?

  杨伊宁:故事很多,其实有时候在病房里会发生一些温暖的故事。

  有一次,有个病人特别想吃家乡的食物,医生说不能进食。于是志愿者找了亲戚做了一锅家乡菜,送到病房去,让躺在床上的那位病人闻一闻,他满足地笑了很久。

  还有一次,一位老人的生命不到一星期了,他突然提出一个心愿——帮他找到帮助过他的邻居,留下一段影像。我同另一个志愿者花了好大功夫,最终完成了他的心愿。那个午后,大家第一次见到老人笑,破天荒地听他在絮絮叨叨。

  很多人问我,是不是觉得自己在帮助他们。其实不是我在帮他们,而是他们在拯救我。他们让我发现生命短暂,开始重新和家人建立沟通。我把20多年前去世的外公写的回忆录找了出来,打印成册分送给家人。一位姨妈收到后告诉我,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另外,做了志愿者后,我发现自己对很多事情的认识发生了变化。过去特别喜欢看名人传记,总觉得只有轰轰烈烈的生活,才让人觉得没有白来世间一趟。但当我坐在病房里听临终者回顾一生,才发现再平凡的生命,都是一部史诗。

  “许多人活在误导中,不敢向前一步”

  新法制报:2013年你辞掉了上海的高薪工作,开始了一个人的背包行走。为什么?

  杨伊宁:我曾在病房看到两个病人:一个病人和我年龄一样大,她是医生,由于工作繁忙,三餐没规律,经常胃痛也没在意,到最后去检查,已是癌症晚期。而我,2003年毕业,在上海工作多年,看到这个同龄的病人,我就如同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还有一个病人,是上海一家超大型公司的老总,才五十余岁,也是癌症晚期。即使万人仰慕,一旦疾病来袭,一切都要放下。

  看到这些,我就会反复想,人活着到底在追求什么?或许,正是这些所谓的成功,阻碍了我们做真正的自己,不停地追逐别人眼中的成功。何处才是尽头?

  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寿命到底有多长,也许明天就是生命的最后一天。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人世,所以,辞职,出发。

  新法制报:你都去了哪些地方,发生了哪些故事?有着怎么的触动?

  杨伊宁:这一年,我去了蒙古、俄罗斯、日本、印度、尼泊尔以及我国台湾等地方。旅行中发生过很多事情,其中有2件事情给我触动比较大。

  一是在俄罗斯。我在满洲里时,向去过俄罗斯的人咨询当地情况。被告知当地治安差,“千万别走小路,天黑后别出门”。但到了俄罗斯的边境城市之后,我发现那儿美得像欧洲的一个小镇,有许多人主动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我也经常一个人在圣彼得堡的小巷子里逛到深夜11点,并没觉得不安全。

  如果只是看电视、听别人说,所谓的“明白、懂得”不一定是真的。只有去亲身经历,才有同理心。许多人活在别人的误导中,不敢向前一步。

  另一个在印度。恒河边上脏乱差,但祭司、小贩、船夫、乞丐等等,开心地晒着太阳、发着呆,以自己的方式舒展地活着。没人觉得自己穷有什么不对,其他人也不会因为你是穷人就看不起你,去指责你、教育你、改造你。

  收集生命故事 映照世间你我

  新法制报:旅行的费用从哪里来?未来你有什么打算?

  杨伊宁:来自于以前十年工作的积蓄,而且现在我有的是时间,出行主要坐火车、船,或者廉价的国际航班,慢慢地看风景。

  下一站,我想去以色列、埃及、非洲、秘鲁等国家,也许走一次玄奘之路,或者走遍中东。我不会追求去的国家的数量,更在意的是深度行走、缓慢行走,尽可能在一个国家把允许停留的最长天数用完,融入那片土地。

  但在下一站开启之前,我已经开始了一趟新的旅行——关于人的旅行。

  新法制报:这是一种怎样的旅行?

  杨伊宁:是采写一本书,书的主题是“生命的礼物”。目前这本书的采访已经进行了5个月,采访对象的年龄从20多岁到80多岁都有,分布在全国各地。

  这本书将收集曾有濒死经历,或对死亡深有感触,或有过自杀、抑郁症经历,或经历过身边人的死亡、疾病,有感悟和思考的人的生命故事,展现他们哭过、痛过、挣扎过、笑过之后活出来的智慧。受访者的隐私将会最大限度地得到保护,我也不会加入我的观点,只是忠实记录。

  每个故事都独一无二,从不同的角度讲述了生老病死,让更多还处在某种阶段的人,在这些故事中映照自己。

  新法制报:这些生命故事对你有着怎样的触动?

  杨伊宁:给我最大的触动,是受访者对自己过往经历的坦承和接纳。

  有个得了癌症的女士,3年前我就在微博上关注了她,那时她还在医院里做放化疗,一住就是半年多,经历了多期的放化疗。但她每天都会在病床上精心地护肤、化妆,做面膜。穿得漂漂亮亮,而不是灰头土脸。

  治疗结束后,她辞去了体制内的工作,开始了另一种人生,身心自由。她的旧同事对她说:“你这一辈子,活出了我们三辈子要活的内容。”

  我给她微博发私信,希望和她聊一聊,她一口答应了。我去了她所在的城市,和她聊了六七个小时,哪怕提问尖锐,她也有问必答,还带我去她爸妈家吃饭,去她家坐坐。对她而言,我其实是个陌生人,她却把她的全部生活向我敞开,透明、干脆。她告诉我,是癌症,让她开始了新的人生。

  2015年,我将继续旅行,去更多的城市或国家,收集更多元的生命故事。

  ◎文/新法制报记者王文

  相关新闻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或“中国江西网”、“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江西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XXX报]”或“中国江西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江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 电子报 -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赣公网安备 36010802000296号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36120170002 药品信息服务证
江西日报社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