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江西新闻网
电子商务景瓷网 | 大江论坛 |
您当前的位置 :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  江西新闻网  >  文化艺术
请你为我再将双手舞动(图)
2022-11-18 06:21:30    来源:大江网-江南都市报
编辑:冯兆明    作者:赵琼 张文琪
字体:   | 大江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0791-86849275(欢迎拨打,一经采用,即奉薪酬)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P到10658000,3元/月
爆料投诉请进入大江论坛 问政江西

      南昌是一座有摇滚基因的城市,从这里曾走出了“中国第一摇滚女声”罗琦,今天又有一批中生代乐队——羽果、爆浆、暗室……活跃在当下的洪城里几大LiveHouse舞台上。

      同时我们还欣喜地看到更多新鲜的面孔出现,他们有的刚从校园走出,准备往职业化乐队进军,也有进入社会之后组队的,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音乐的热爱。

      组一支乐队,交一群脾气趣味相投的朋友,应该是所有热爱音乐的人心中的梦想,今天我们讲述三支年轻乐队的故事,讲述他们对音乐的热爱、对梦想的坚持。11月17日,引力波第三季校园乐队大赛20支线下参赛乐队名单出炉,在这个冬天,城市将因为他们而火热。

      机动车乐队

      年轻就要有梦往前闯

    机动车乐队在农大演出。

      2018年,刚考入江西科技师范大学音乐系的梁意政、余圣凡、董鼎和学长们一起组建了机动车乐队,当时成员有8人,这是一支土生土长的南昌高校乐队。鼓手何代平是最新加入的成员,来自隔壁学校。“随着毕业季的到来,当年的8人乐队就剩我们3个了。”主唱梁意政感慨道。

      10月23日晚,黑铁17周年纪念演出现场,“机动车”是演出乐队之一。这是他们第一次在舞台上表演自己的原创歌曲,梁意政还记得,自己上台之前手都是抖的。登上舞台后,当聚光灯打在他们身上,他拿起了麦克风,看着队员们都拿起了乐器,心开始定了下来,他意识到,今晚他们要用音乐让现场躁起来。

      “我们还是想往职业乐队的方向去发展。”这是乐队成员共同的想法。但是通往职业乐队的道路并不容易,必须要做原创音乐。“原创并不难,在黑铁演出的作品我们花了一周的时间就做出来了。”贝斯手董鼎说。为了这次黑铁17周年纪念演出,乐队的成员几乎每天在排练室打磨作品。对于这次演出的表现,大家都觉得还有点瑕疵,还可以做得更好。

      董鼎提到的排练室位于南昌县象湖一个小区的地下车库,租金每个月600元,里面的装潢、布置都是他们自己弄的。从外面看上去与普通的地下车库没有区别,但是打开门却别有洞天。60平方米的空间被分成了休息室和排练室,“当时装修花了2个月,我们所有的家当几乎都投到这里去了。为了降低噪音,我们在里面装了隔音海绵,卷闸门后面还加了一层厚厚的隔音门帘。”吉他手余圣凡说道。

      30平方米的排练室空间不大,但装修得十分用心,地面上铺了厚厚的地垫,四周墙壁上分布着黑、灰的隔音海绵,头顶上还装了氛围灯,俨然就是一个小舞台,排练室里最值钱的就是那4个大黑音箱和调音设备。

      在外人看来,他们是一支重金属的乐队,但是大家一起演绎《鼓楼》这样的民谣也并不违和。排练之后,他们彼此还会指出音调方面的问题,对于4个人来说,小小的排练室就是机动车乐队的乌托邦。

      “乐队最大特点是什么?”“我们平均身高一米八三。”梁意政笑着说。在机动车乐队里,成员之间的关系就像兄弟一样。董鼎更像是团队的经纪人,负责规划乐队的方向,如果哪里有演出,董鼎便会把搜罗来的消息分享给队友们。鼓手何代平虽然是最晚一个加入乐队的成员,但是实力不俗,是他们从其他乐队“挖”过来的。余圣凡记得与何代平相识缘于一场南昌本地的音乐比赛,“当时我们第二名,第一名就是他们(何代平之前的)乐队,他打鼓特别好。”

      在学生时代做乐队几乎没有什么压力,余圣凡总能收到朋友的鼓励,“你们做乐队很酷诶”。如今,乐队的生存是摆在大家面前的难题——毕业之后,如何做到生活与爱好的平衡。董鼎在空余时间会去酒吧兼职,何代平平时会教一些学生打鼓,梁意政也在琴行待过,但梁意政始终认为,这不是自己想做的,“还是想继续做乐队,不管怎么样,也要去尝试”。

      B19音乐现场发起主办的“引力波原创音乐计划”旨在发掘优秀的南昌本地年轻乐队,该音乐现场负责人威笙表示,每年这个比赛都会有三四十支乐队报名,但是真正走到线下演出比赛的只有20支乐队。“机动车”参加过两次“引力波计划”校园乐队大赛,第一次参加并没有取得名次,但第二次参加比赛他们拿到了第二名,也打开了他们在乐队圈的知名度。

      记者最后问:“目前乐队最大的目标和愿望是什么?”“去音乐节!”4人异口同声地说。

      FREECA乐队

      两支乐队拼成了一支

    FREECA乐队成员的合影。

      如果说学生时代的乐队是初恋的“白月光”,那毕业之后还继续做的乐队则是层层筛选后的“灵魂伴侣”。组乐队不难,一支临时的乐队就可以凑合,但是想要组一支长期的乐队,那恐怕需要不断地磨合。

      FREECA乐队是2021年成立的新乐队,7位主创成员几乎都是“90后”,大多数是南昌本地人,来自不同的行业。主唱方圆是一名出版行业的从业者,吉他手刘志强从业于企业综合服务行业,小鑫是南昌铁路的一名工作人员,鼓手勇哥则是一名琴行老师……他们因为对音乐的热爱聚集到了一起。

      大学毕业后,刘志强一直想要组建一支乐队,但是他的第一支乐队成立不久后就遭遇人员流失的问题;另一边,一心想要组建乐队的方圆也正在寻找合适的队友,但是缺少吉他手和键盘手。机缘巧合下,两人一拍即合,带着两队的人马组建了一支新乐队。“通常组建一支乐队要花上一年的时间,大家还要相互磨合。”刘志强感慨。方圆认为,一支乐队真正能走到一起更多是大家的初心和目标一致。

      FREECA乐队的风格更多是偏向于流行,方圆擅长流行歌曲的演唱,也有一些自己的原创作品,“我是想要做流行原创类的,强子是喜欢翻唱民谣类的作品。后面我们经过热烈讨论后,觉得应该以原创为主,同时也做一些翻唱。”

      每周周三、周五是乐队的固定排练时间,地点在勇哥的琴行。工作之余,做乐队这个事情更像是大家对音乐热情的释放。每周大家在一起排练的时候是他们觉得最快乐的时光,比起其他娱乐活动,他们觉得这个固定的圈子会更让人放松。

      “虽然乐队现在并不知名,但是大家都有自己的目标。如果说2021年是筹备期,那今年其实就是成长期。”方圆如是说。除了一些商演的邀约,FREECA乐队也在黑铁、B19这样的LiveHouse场地当过暖场嘉宾。他们觉得,当台下的观众能随着他们的音乐享受现场魅力,这是做乐队最大的意义。

      虽然乐队成立时间有一年多,但是每个成员几乎都有过类似组乐队的经历,有5年乐龄经验的桑桑曾组过3个乐队,乐龄10年的勇哥有过2个乐队,大家兜兜转转才遇到彼此,“乐队的分散离合早已成为常态”。在勇哥的印象中,第一支乐队始终是最难忘记的,每周雷打不动地排练,演出从来没有固定场地,最后乐队还是散了。“如果只是随便玩玩,其实没有必要非要组个乐队,但是如果想要长期做下去,还是得一群人坚持。”

      比起关注乐队能做多久,勇哥认为有作品才是硬道理。“演出会转瞬即逝,但只有音乐作品是实实在在留下的。等到青春老去,大家能记住的还是这些作品,以及大家在一起排练的快乐时光。正如霓虹花园的《无人的海边》唱的那样,“也许有天没音乐,我只见见你也好”。

      查无此乐队

      喜欢我们的音乐就好了

    查无此乐队成员:贝斯手胡仕成、吉他手曹焰、主唱孙琨、鼓手王圣元(从左至右)。

    2021年11月,查无此乐队参加引力波校园乐队大赛。

      查无此乐队创建于2018年,主唱孙琨来自江西九江。2017年,他考入江西师范大学地理系,随后担任学校吉他社社长,在这里他遇到一帮同样热爱音乐的朋友,于是组建了这支乐队。查无此乐队的名字是朋友帮忙起的,孙琨对名字的理解是“Nobody”,意为“无人知晓,查无此人”,内心更希望大家看重和关注他们的音乐。

      “我是十二三岁的时候接触到许巍,那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摇滚乐,那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叫摇滚乐,就觉得他很潇洒,那样的歌曲很好听。”说起自己的音乐启蒙,音乐人许巍的名字总被孙琨提起。

      孙琨异于常人的音乐敏感不只是体现在小时候就能被许巍歌曲吸引,也必须感谢他爸妈从小就让他学吉他;之后孙琨还自学了架子鼓、贝斯,这些给他后来做乐队打下了很好的基础。15岁时,孙琨在吉他老师的指导下,成立了人生中的第一支乐队,他担任主唱和吉他手,队友都是琴行的小伙伴,吉他老师还偶尔带他们去外面演出,直到高中因为学业紧张乐队解散。

      真正对摇滚乐有所认识,是在孙琨18岁的时候,他偶然听到了一首枪炮与玫瑰乐队的经典歌曲《Don’t cry》,感觉似乎有人“当头给了一棒”。回忆起当时刚听到这首歌时,孙琨说,用“震撼”二字都不能表达自己的感受。自那以后,他专门去买了枪炮与玫瑰、披头士、绿洲等乐队的唱片,听他们的歌。从那时起孙琨就确定了一个目标——在大学一定要组建一支摇滚乐队。

      “刚上大一时社交圈子比较小,所以一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队员。”事情发生转机是在2018年11月,那年的江西师范大学迎新晚会,作为吉他社的社长,孙琨打算组建一支乐队来上台表演。通过同学之间的互相介绍,孙琨、鼓手张皓文、键盘手小王、贝斯手小唐和学弟小邱组建了查无此乐队最初的班底。

      没过多久,小邱就要考研,贝斯手和键盘手也因为一些原因陆续离开。对于校园乐队来说,人员的变动是很正常的事情,聚在一起是因为爱好,分开的理由也很简单,可孙琨和鼓手张皓文一直还在坚持做音乐。

      吉他手小邱走后,曹焰加入进来。说到曹焰,他满眼都是服气。“他和我的想法相似,个性也互补。我性格感性又内敛,有想法就会通过写歌表达。他性格外扬,而且在吉他演奏能力和技术手法上都比我强了不止一点。”

      上大学后,孙琨大概花了四五万元在买监听设备,声卡、录音麦克风等设备上。这些钱都是他在学业之余去酒吧驻唱赚的。2019年,孙琨在一家酒吧驻唱时认识了楼康,当时他在台下听得心潮澎湃,休息的时候表示想加入乐队,孙琨扔给他一把贝斯说道:“那你就当贝斯手吧。”就这样,四人终于凑齐,查无此乐队才算正式成立。

      乐队重新成立后,除了在校内演出,还去过几次LiveHouse,渐渐有了自己的粉丝了。可校园乐队最大的问题就是要过毕业关,今年6月,随着贝斯手楼康和鼓手张皓文告别校园,乐队又面临着解散的危机,孙琨一度想过自己去打鼓,不要主唱,玩朋克音乐。

      音乐总是会莫名地吸引趣味相投的人,他们走后,楼康的朋友胡仕成又找到了孙琨。胡仕成没有乐器基础,就是热爱,能吃苦。孙琨认为当时的他是一时冲动,扔给了他一把贝斯。但接下来胡仕成的刻苦练习让孙琨刮目相看,他觉得这人是玩真的。贝斯手有着落后,孙琨又找到了一位学弟来打鼓,查无此乐队再次集结,重新出发。“今年,我们报名了引力波校园乐队大赛,准备带几个弟弟出去见见外面的天地。”孙琨还透露,他们正在计划制作第一张属于查无此乐队的原创专辑。“我已经离不开乐队了。”问到未来毕业后还会不会玩乐队的问题,孙琨的答案是肯定的,问题只在于和谁玩、以什么形式。

      “搞乐队能让我开心,我其实很满足,可假如还能让我吃上饭,甚至在吃饭的时候有一瓶啤酒,那就再好不过了。”对于未来,孙琨要的不多。

      文/赵琼 张文琪 图由受访者提供

    江南都市报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下载大江新闻客户端。
          
      相关新闻
      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大江网(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大江网(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大江网(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 电子报 -